卓创资讯|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

张一鸣梦断美利坚,到底谁杀死了TikTok?

北京时间8月1日晚上,路透社报道称两名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已同意完全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以挽救与白宫的一笔交易。消息一出,邦哥的朋友圈就“炸了”。

许多出海领域的创业者看到消息纷纷表示,这可能是历史性的一天:标致着中国出海企业,有其是出海的互联网企业,从此踏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处境。

根据报道,字节跳动此前曾试图在TikTok的美国业务中持有少数股权,但遭到了白宫的拒绝。消息人士称,根据新的交易提议,字节跳动将完全退出,微软将接管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但几个小时之后,《华尔街日报》就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因特朗普反对,微软与字节跳动的谈判已经暂停。目前,白宫、字节跳动、微软三方均没有回应媒体的置评请求。

此前特朗普接受采访时称,将命令字节跳动剥离其对TikTok的所有权。但几个小时之后,特朗普又在其专机“空军一号”上对记者表示,他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说到TikTok,我们正要禁止它们在美国(运营)。”特朗普说,“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

巨人的诞生

故事的开端也许还可以追溯得更远,但2016年对于国际短视频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有趣的节点。这种命运的“戏剧感”,在两件事上尤为明显。

一件事是在长视频流媒体的巨大竞争压力之下,Twitter在这一年关闭了短视频领域第一个在全球爆火的应用Vine;另一件事,是社交巨头Facebook在犹豫之下,错过了在美国青少年中一度风靡的Musical.ly。

Vine几乎可称是整个短视频行业的鼻祖,却在这个行业正要起飞的前夕被4年前收购自己的Twitter实行了“安乐死”;而得益于前者关闭,在2016年拿下全美7000万下载量的Musical.ly,则在14个月后被字节跳动收购,成就了后来的TikTok。

从某种意义上讲,Twitter和Facebook这对曾经的宿敌,都在这一年错失了本该握在手里的时代敲门砖,而Facebook甚至还更难受些:后来的TikTok几乎每新增一位用户,都在夺走Facebook产品的用户时长。

2017年11月10日,字节跳动以高达10亿美金的价格买下Musical.ly,并将之前在东南亚、日韩等市场推出的抖音国际版与Musical.ly进行合并,统一为了今天我们看到的TikTok,随后开始了近乎开挂的疯狂增长。

2018年初,TikTok在美国上线,不久后下载量开始飙升,力压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在9月登上第一的宝座。2019年2月,它的全球累计下载量突破10亿,2020年这一数据突破了20亿,其中美国的下载量占1.65亿,而根据2019年官方数据,美国总人口才3.28亿。

一周前,路透社报道,称字节跳动部分投资者有意作价500亿美元收购TikTok。这个估值是TikTok今年预期收入的50倍,估值对应的市销率放在美股市场上,已经远高于除Facebook外其他所有社交媒体公司。包括Snapchat、推特这样的巨头在内,都远远达不到这个估值水平。

但资本市场更关注的则是增长,如果考虑到TikTok的增速,这个市销率则变得一点都不夸张了:

只比较美国市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Snapchat DAU为8800万,Twitter为3300万,Facebook为1.95亿,而TikTok DAU超过5000万。除了TikTok,增速最高的Snapchat全球DAU同比增长20%(本土美国市场增速通常低于全球增速)。而TikTok第一季度在美国的DAU则接近去年同期的五倍。

如果比较全球市场。TikTok今年的MAU已达8亿,这种量级的用户规模,已经完全足以跻身YouTub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这样的全球顶级社交APP之列,甚至在国内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微信,在全球市场上都和这些对手差了点意思。

更惊人的是,TikTok达到全球8亿MAU仅仅用了3年时间。YouTube达到同等数据花了6年,Instragram花了7年,Facebook则足足花了12年。

如果比较营收。据SensorTower统计,TikTok去年全球营收达到1.769亿美元(约合12.4亿人民币),为2018年全年营收的5倍。2020年6月份 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吸金超过9070万美元,为去年同期 8.3倍,高于YouTube、Netflix,以及Facebook。

Facebook成立两年多的时候,雅虎出价10亿美元试图收购它,被扎克伯格拒绝了。那时Facebook的总营收为4800万美元,但用户规模只有700万。14年后,Facebook已是6000亿美元市值的五大科技巨头FAANG之一。

被媒体热捧的500亿美元估值,相比TikTok的增长潜力,几乎可以算得上白菜价。谁也不知道如果放任TikTok发展下去,10年后会长出什么样的庞然大物,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已经足以让Facebook、特朗普,乃至所有既得利益者如临大敌。

特朗普与扎克伯格的联合绞杀

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据媒体报道,三天后,扎克伯格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

2020年7月29日,Facebook、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CEO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被议员问及“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时,只有扎克伯格言之凿凿的回答:“这是毫无疑问的”。

他说的就是TikTok。

扎克伯格显然还记得4年前那场不成功的收购。在他出席听证会的同一天,美国财政部长证实,TikTok正在接受美国商务部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审查的就是TikTok在2017年11月对musical.ly的这次收购。

对这一交易的审查,被一部分美国媒体认为是中国窃取美国技术机密的证据之一。有趣的是,这场交易里最关键的四方参与者,都是中国人当年在美国成为现象级应用的Musical.ly本身就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中国初创公司;Musical.ly的天使投资人是傅盛和他背后的猎豹移动;收购方是后来几乎一统短视频江山的张一鸣和字节跳动;而和张一鸣竞争的,则是宿华和他的快手。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家“中国公司”对“中国公司”的收购,Musical.ly的联合创始人朱骏,后来成为了TikTok的CEO,直到张一鸣从迪士尼请来了。而自七月开始的这场戏,更像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联合绞杀。

2020年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回答美国是否应该考虑封禁 TikTok 和其他中国社交媒体 App 时回应称,美国民众对于使用 TikTok 应提高警觉。

7月12日,白宫贸易顾问Peter Navarro表示,特朗普将对 TikTok 采取强制措施,不排除直接禁用。

7月15日,美国政府方面再次表示,将在几周内对 TikTok 采取行动。

7月2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通过了一项禁止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使用 TikTok 的提案。

7 月 31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可能将禁止TikTok,也可能在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有很多种选择,所以我们要看看会发生什么。

7月31这段在白宫的采访,被解读为“特朗普或将利用行政力量迫使字节跳动出售/剥离TikTok美国业务”,但几个小时之后,特朗普在其 "空军一号" 专机上再次就 TikTok 发表言论时,风向又变了。他说:说到 TikTok,我们正要禁止它们在美国(运营),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换句话说,我们要断绝,要断绝。

言语间的导向,从多种可能,走向了全面封杀。“字节跳动已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由微软接盘”的消息还热着,今天早上的消息就变成了“微软暂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谈判”。

你愿意卖了,对方却未必还能买了。在商业上看,这比剥离美国业务还让字节跳动难受,却无疑是扎克伯格更愿意看到的场面。

在2018年TikTok横空出世,9月拿下下载量榜首之后。Facebook推出了独立短视频产品Lasso,其界面和功能与TikTok相似度很高。但下载量却与TikTok天壤之别。

2019年7月开始,Facebook旗下Instagram开发新功能Clips,鼓励用户用短视频+音乐的形式记录生活中的故事,再次对标TikTok。

2020年,Instagram开始打造自己的短视频功能“Reels ”,并计划重金向TikTok用户提供经济奖励,吸引创作者转换平台。一些创作者的奖励金将达到 “数十万美元”,其中承诺只在Reels上发布视频的创作者获得的奖励金更高。

2018年,Lasso在和TikTok的对决中溃败;2019年,Clips无声无息地湮没在了TikTok炫目的光环之下;这一次,TikTok正在被“封杀”。

中国APP出海,还有路么?

2018年3月,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在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对话时表示,希望3年内实现全球化,有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2020年,恰恰就是张一鸣口中的“第三年”。

2020年7月31日,外媒报道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考虑中国业务在香港或上海上市,并更倾向于香港。字节跳动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这四个字在互联网圈,几乎可算一种默认。

在此次IPO之前,字节跳动的上一轮融资,估值1000亿美元。根据部分媒体报道,非公开股票市场的交易最高曾给到 140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800亿元)。

这一估值水平,无疑受到TikTok迅猛增长的影响。曾有投资人分析,字节跳动的估值能不能超过1500亿美元,要看TikTok在海外能做多大。如今全球业务受阻,字节跳动的估值想象力无疑也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而估值之外,如果要把业务全部聚焦国内,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之下,字节跳动的面临的局面未必更舒心。原本依托TikTok在全球市场上前所未有的成就,字节被预期很快将能比肩阿里、腾讯这样的超级巨头,但如今未来的方向重新蒙上了阴影。

TikTok 无疑是中国出海最为成功的App一直以来,无论是腾讯的QQ、微信,还是阿里的淘宝、支付宝,都没能打开如此的局面。这种成功不只体现在数据,更体现在“话语权”。

如果认真去盘点全球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公司,你会发现,牌桌上的人几乎只剩下了中国和美国。每当我们去查看SensorTower那张下载量榜单,那些熟悉的名字,Fackbook、Twitter、Instagram、Whatsapp、Youtube、Messenger、Snapchat、Gmail……全部都是美国公司。

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国政府担心TikTok打破的,是美国对文化和价值观的输出渠道的垄断,而文化影响力的输出是无法用数字去简单量化的。

比如,迪士尼就是文化输出最大的获益者。即便是看着盗版米老鼠盗版漫威电影长大的一代,也无法逃避心中从小被种下的英雄梦,这才有了每年那么多人千山万水心甘情愿地奔赴上海迪士尼被收割的拥趸。

在剥离业务消息被报道的不久之后,TikTok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则59秒的视频,视频中TikTok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对TikTok社区的用户致谢,并称“我们不会离开”(We're not going anywhere)。她透露,未来三年TikTok将在美国提供1万个工作岗位,并强调,TikTok会打造“最安全的应用”。

对于今天的字节跳动来说,在美国的路,可能已经很难走下去了。但用政治和舆论去绑架和苛责一家企业的商业选择,却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可取的事情。无论字节跳动是否选择剥离止损,它们曾经在海外市场上的成就,都已经是一场胜利。

而如果每一条路都走不通,也许站直了壮士断腕,也是值得敬佩的选择。毕竟,于中国出海企业企业而言,TikTok还多了一重意义:它是中国APP出海的先行者和探路人,也是许多创业者出海是心理预期中的“天花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推荐信誉
    主管QQ:1758022965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卓创资讯坚持中立第三方立场,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专业提供大宗商品行情、分析、数据以及咨询会展等服务,专注产品领域涵盖能源、化工、农业、金属等大宗商品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