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创资讯|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

南派三叔十年之约,南派三叔封笔的原因?

  南派三叔十年之约是什么?十年之约就是:老九门bai和张家du约定好每十年都要选一个人去守青铜门,zhi后来老九门失约了。青铜门里的dao情况变得严重,必须要有守门人。后来一推算,下一个守门的就该到吴老狗那一门了,而那一门里又只剩天真,也就是说天真必须要去守青铜门。但是青铜门里太危险了,闷油瓶就把天真打晕,替他去守青铜门。然后告诉他:如果十年以后你还记得我,就来接替我。

  南派三叔

  温度已经升高了。我戒了一段时间烟,但是这时候控制不住又点上了一根,太阳正在升起来,露水和闷热的感觉让人有些焦躁,烟能让我冷静下来,


    南派三叔封笔的原因?


  “也许他早就走了,”胖子在边上也抽着:“你知道他的脾气,咱们就是太纯良了,老被来人家骗”。

  

  “那他就算彻底得罪我了,”我想了想,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是我并不知道如果这种“可能”真实,我应该恼怒,还是替他高兴。

  

  潘子的墓碑在晨光中慢慢清晰起来,刚才有些灰暗的刻字,一笔一划的边缘我很熟悉,那是我自己写的,上面的描红都剥落了。

  

  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接受潘子不会在我身边了这个事实。如今,我接受了这个结局,十年后,即使没有他,我坐在墓碑前面,也没有任何一丝的动摇。

  

  有人拼命想从石头变成一个人,而我,却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块石头。

  

  胖子在潘子面前倒上一麻袋纸钱,用打火机点起来,我从包里掏出几条白沙,压到纸钱上面。

  

  “我操,这么有钱了还不给大潘整点高级货”胖子道

  

  “这是给我自己备的”我对他说,如果这次不成,那这些烟就先捎在潘子那儿,说句玩笑话,如果三叔也在下面的话,估计这两人已经把阎王爷整下来等着我下去荣华富贵呢,我给自己准备点小爱好没错。

  

  胖子在潘子墓碑前念念有词,我大体都知道他会说些什么,这么多年,也懒得听也懒得吐槽了。

  

  一堆纸钱烧了15分钟才完全烧完,我站起来,胖子也站了起来,我们都看着对方。

  

  胖子的头发鬓角有些白丝了,但是他的气息一点都没有变化,而我变了太多。

  

  不管这么说,已经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是不可能错过这一刻的。

  

  “走了走了,别矫情了。”胖子拍着我:“你得努力找回你以前的感觉,这是最后一次了,咱得开开心心得把这事给办了。”

  

  我们出到公墓外,几个伙计正在不停得打电话,看到我们过来都迎过来,我晃了晃手腕,让他们下达命令,他们往各自往各自的车队跑去

  

  外面的车队围的水泄不通,我走过他们,车灯闪烁,能看到车里一双一双得眼睛,都充满了欲望。

  

  即使到现在这个时候,这帮人仍旧有时候会犯错误,这么密集的车队在这里集合,太引人注目。

  

  有多少人了,我真的记不清楚,这十年里所有在我身边。愿意帮我得人,全部都在这条路上,这就是吴家小三爷的全部身家了。

  

  我和胖子上到我的吉普内,副驾的哑姐递给我对讲机,我拨通了频率喊道:“所有吴家堂口,按个喇叭和你们潘爷说一声,我们走了。”

  

  满山遍野,我能看到的我不能看到的地方,同时响起了震天的汽车鸣笛。

  

  “出发,我们去个凉爽的地方过这个夏天。”我把对讲机丢回给哑姐。

  

  车队马达轰鸣启动,胖子看着窗外,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是小花的微信,北京和长沙的车队已经先开出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面无表情的脸。

  

  十年了。

  

  2

  

  从杭州出去的这段路太熟悉了,我很快便昏昏睡去,我疲惫感现在已经不像当年一样,如潮水一样让人想跪下不再起来,更像一种慢性病,你想起来他就在这里,你不去想他,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

  

  整件事情,我一直在做减法,从之前把事情不停得复杂化,到现在,我只专注于自己的核心目的,我曾经不止一次问自己,你到底要什么,你是要答案,还是想要身边的人平安。 我现在要把这件事情结束,彻底把这个几千年前开始的无限不循环的阴谋结束掉。为此,过去的几年,我把伤害转嫁到了无辜的人身上。

  

  只要结果是好的,我原意成为最后一个像三叔这样的人,即使这样会带来自我厌恶,好就好在,只要直面面对,这些事情,也都尘埃落定了,环线公交车司机的最后一环,到达终点就下班了,反而可以看风景听音乐。

  

  到达二道白河是一周之后,我把时间拉得很开,这样所有人都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也可以减少他们心中的欲望。

  

  二道白河非常热闹,很多年轻人在此聚集,似乎长白山景区在做一些活动,比起刚入行的时候,中国现在的无人区越来越少,公路越修越多,很多人的人都往荒郊野外跑,长此下去,汪藏海当年想隐藏的东西,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先锋休息了一天,就往山里进发,有个宾馆叫长白松,经理和我们关系不错,胖子直接安排在里面安置了一个临时总部,因为人实在太多,小花他们在附近的宾馆散落,那天晚上烤全羊就吃了30多只。

  

  北方的夏天比较 ,在农家乐露天,老板推荐了夏天才有的刺老芽和牛毛广,胖子就觉得奇怪:“这丫不是咱铺子后院的野草吗?这能吃吗?”“怎么能是野草,这是种的,老好吃了。”老板是个大姐,“等下你大哥回来你可别乱说,小心他削你。他种的”。

  

  “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怎么能削顾客呢?”胖子就不愿意了,想了想还是没吃,撕了条羊腿过来,上面的孜然和胡椒配上皮的脆香,我看着他吃就流口水。

  

  “削顾客就是我们农家乐的特色。”大姐就乐,如果不是微胖,这大姐的条子比哑姐还顺,胖子抹了抹嘴边的油,就对我道:“这大姐也结婚了,咱们以后别来这家吃,换一家有小姑娘的。”

  

  “羊肉火气大是咋的,老瞄人家,大哥是得削你”我看着也乐,小花就从门外进来,穿着黑色的皮夹克,提着两瓶葡萄酒,问我怎么也东北腔起来了,搬了凳子就坐下,小花就轻声道:“先锋有发现。”

  

  说着在桌子上放下一件东西,

  

  桌子是比较简陋的杉木废料压出来的铁脚桌子,凳子是塑料带靠背的那种,大排档常用的,胖子要用两个叠一起才能安心坐下。

  

  那是一枚形状奇怪的箭头,和我在爷爷骨灰中发现哪些箭头,一模一样,哪些箭头在爷爷体内埋藏了那么多年,他都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我们怀疑这些箭头来自于某个不知名的古墓,而这个古墓,一定和最核心的秘密有关。

  

  我记得开馆看到爷爷骨灰坛时候,我自己的精神状态,如今看到这枚箭头仍旧心脏压抑,箭头绣的厉害,上面还有很多腐朽的木皮,应该是木料之中取出的,我看向小花, 想听他说出来龙去脉,这枚箭头,是从何处取得?

  

  3

  

  小花告诉我,这是从一个老乡家里找出来的,自从吃过亏之后,我都会有事先在老乡家里先收一遍东西的习惯,从收到东西,能看出很多的文章来,这个地方以前的经济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传说,这些碎片很多时候能拼凑出很多信息。

  

  “这人叫苗学东,老爸是林场的工人,这枚箭头是从一根朽木中挖出来的,他老爹在锯木头的时候发现的,他说这样的箭头,在他们林场的一些老木头里时常能找到,都烂成疙瘩了。”

  

  “林场?”胖子转头问大姐:“大姐,你们这儿还有林场呢?”

  

  “东北哪能没林场?”大姐头也不抬。

  

  “还砍树呢?能给咱们子孙后代留点树吗?”胖子怒道:“你不知道树能生产氧气么?没氧气胖爷怎么活?”

  

  “你有能耐你去林场嚷嚷去,又不是我砍的树。”大姐怒道

  

  胖子嘀咕着,回头看小花:“这大姐知道林场在哪儿,呆会让她带咱们去,阿花你接着说。”

  

  “我不叫阿花。”小花抚了抚额。

  

  我点上烟,让胖子别打岔。

  

  “那林场的地下有很多枯树,挖开地面,一层一层的烂木头,”小花说到,“都是当年建设兵团从深山里运回来,木质有问题或者因为调度问题没有加工运出去的,堆积太久之后就腐烂了,苗学东说,那些木头里肯定还有这样的箭头。”

  

  树干中有箭头,不知道是哪个朝代发生过争斗射入树干内的,箭头的制式有可能是当年蒙古人和万奴王最后那场大战时候使用的,如果大量的树木都有,这些树木应该来自于一个统一的古战场。

  

  那个地方一定有线索,带着这么多人,走之前的那条路上雪线,并不特别明智,我需要对于这里的地形更加了解,我并不急,离约定的日子,还有好久,我甚至可以再这里过个暑假。

  

  叫上了人,让大姐带路,带着苗学东我们就前往林场。

  

  车开了好久,绕着山路越开越窄,好在这个年代没有土路了,水泥路到了半山腰的一个大铁门,打开开进去,里面是一片很大的开山出来的平地,上面堆满了零零星星的木头,苗学东说,最近也没有太多木头了。

  

  正在庆幸路还能继续走,吉普车继续前进,上了一天杂草丛生的泥路,很快来到了林场的后门,我们看到了一扇更来更小的铁门,铁门完全生锈,上面爬满了菟丝子,一遍的铁门有一根转轴已经生锈断裂,一扇门几乎是挂着,上面有四个字,严防山火,另一边菟丝子无数层爬满的砖墙上,似乎有一块已经烂成泡的板子。

  

  “后面是老林场”苗学东说:“东西在老场区。”

  

  我们上去扯掉菟丝子,那个年代的锁就是用料足,虽然全部绣了,但是还结实的要命,看林场里没人,我们用衣服抱住抓着菟丝子翻了过去,一边人把工具丢进来。

  

  进去就是过膝盖的杂草,我们能看到里面是一个小一点的诠释杂草的广场,没有木头,只有几个低矮的厂房。

  

  “有问题”我刚想往前走,就看到胖子蹲了下来,

  

  “怎么了?”我问道。

  

  胖子看看看正在爬进来的苗学东,喊道:“这林场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4

  

  “发生过什么事?”苗学东很纳闷,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是个本地的青年人,显然不明白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干嘛。“没发生过什么事啊?”

  

  “那你们干嘛把这门锁起来,这里面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胖子说到

  

  “嗨,老板,你这关注点也太怪了。这里面难道还有野兽不成?” 苗学东径直就走入草丛里,一路走到广场的中间。

  

  我点着烟,看着严防山火的字样在各处都有,内心一点没有愧疚。

  

  看胖子的表情,一点也没有放松,苗学东莫名其妙的回头看着在门口纹丝不动的我们。

  

  我蹲下去:“胖子,要是真没事,咱们一群神经病的名声肯定会在乡里传开的。”

  

  “天真,胖爷我打了半辈子手枪了,视力会下降,但是眼睛抓东西只会越来越毒,这地方不对劲,”胖子回头,他对我的伙计们都很熟悉,叫了一声:“坎肩!”

  

  坎肩也是当兵的,我的队伍里有不少退伍下来的伙计,都是散在这一行,听说潘子的事情对我有好感,聚集过来的,潘子这样的人就是这样,即使不在了,他的影子和过去还是会成为一种力量。

  

  “胖爷,您说话”坎肩弯下腰

  

  “东北角那棵树,边上三寸,别打偏了,”胖子说道

  

  我和小花都看着,这么多年了,胖子要严肃起来,还是要重视的,就见胖子刚说完,坎肩反手掏出弹弓,手反弓扯到极限,“啪”拉出一道破空声。

  

  这种土质弹弓威力极大,就听到“哎呀”一声,你从胖子说的那棵树后翻了出来,捂着脖子翻到在地。

  

  这人翻出来之后,广场四周的大树后头的草丛和灌木后面,立即就有了其他动静,看样子藏了不少。

  

  “自由射击”胖子哭笑不得的看着站在中间的田学东,一遍坎肩用弹弓一个一个的把草丛后面的人轰出来,皮筋每一次破空声,就听到惨叫躲着的人被打中不同的地方,疼的上蹿下跳。

  

  一共十七个人,全被打散了,跑出来之后,有几个还想往我们这里,这几个刚甩出甩棍,这些人就改变主意了,回头往广场边缘的林子里跑,很快跑的连影子都不剩,就剩苗学东一个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来到苗学东,就问,这些人是谁啊?

  

  苗学东看着跑远的几个人,结巴道:“不认识,不是本地人。”就听到林子里有人在叫:“吴邪,你他妈等着。”

  

  我立即就想了起来,这人是谁。

  

  “我不可以有敌人”这几年来我一直贯彻这句话,因为我需要在这个事件来临的时候获得最大的帮助,破去所有的阻碍,所有盘口的人全部出动,这很容易让人觉得我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从而引起行业内部的警觉,这个时候阻碍往往会出现。

  

  我没有精力再去对付这些人,所以我一直以来坚决不树敌,也 倾巢出动,让人感觉我是好大喜功之辈,都是为了不引起注意。

  

  但是无论我怎么做,有一个人一直把握当成敌人。

  

  而这个人我无法对他如何。

  

  他的名字叫做王盟,我入行之时,是我店里唯一的一个伙计,我回来之后,他在我铺子的原址上开了一家店叫做王子规矩,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回来。

  

  就像丧偶的人终于忘记了过去,准备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死去的另一半又突然出现一样,他对于我的回归非常的不适应。

  

  吴邪不在的时候,王盟在各地都要受到“死去”老板朋友部下的,吴邪回来了,王盟不再是王老板,又似乎得回到柜台后面去扫雷了,不过经历了那么多,这小子也第一次开始抗争起来了。

  

  他知道我太多事情了,知道这个时间,这群乌合之众不像是来找我置气的,也不知道想干嘛。

  

  我决定不去理会,摆头让所有人抄起家伙,问苗学东,怎么整?

  

  “这底下全是烂木头,挖开就是一层一层的,这个林场那么多年都是埋在下面,我爸说,他肯定记不清楚木头是从哪儿伐来的,但是他记得他找到这箭头的时候,那根木头是在林场的东北角。”

  

  我们来到东北角,就开始锄地,小花看着王盟跑掉的方向,忽然有些发愣,说道:“你们看这座山,像什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推荐信誉
    主管QQ:1758022965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卓创资讯坚持中立第三方立场,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专业提供大宗商品行情、分析、数据以及咨询会展等服务,专注产品领域涵盖能源、化工、农业、金属等大宗商品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