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创资讯|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

南派三叔精神病,南派三叔精神病经历.

  南派三叔精神病,南派三叔精神病经历.一年前,提起南派三叔,立刻想到的是《盗墓笔记》。一年后的现在,百度南派三叔,下拉菜单会自动出现“南派三叔怎么了”“南派三叔疯了”。

  南派三叔

  今年4月,本报曾经报道:19日下午,畅销书作家南派三叔的微博更新,他的父亲徐福龙用儿子的微博发最新消息,承认南派三叔的妻子之前在微博上所说其患精神疾病属实,并称南派三叔会“入院治疗”。当时,南派三叔的父亲徐福龙在微博上写:“各位好,徐磊经过家人的劝解,已决定接受住院治疗,我们希望他远离网络,一些他未完成的工作,我们会代为传达沟通,为了避免媒体骚扰,暂时不会公开住院的城市和医院名称……谢谢各位对犬子的支持。”这一消息引起了微博热议,转发过十万。

  

  再往前推,今年3月23日,南派三叔在微博上宣布封笔:“我决定,以后不再进行任何文学创作活动……抱歉,我扛不住了。”南派三叔曾承认写《盗墓笔记》写出了忧郁症。当时媒体猜测其可能抑郁症复发了。

  

  直到10月,南派三叔宣布自己目前“大部分工作完成了,开始恢复写一些东西。”最近,状况有所好转的他出版了《沙海》1、2,这是他封笔前最后的系列之作。南派三叔在《沙海2》的后记中首次描述了自己“疯了”的过程。“这是很奇妙的感觉,你坐在一个很少有人坐过的地方,从一个奇怪的角度看这个世界,看这个世界上的人。你会去思考你认识的那些人,无论如何形容,他们也不会理解你现在看到的东西。”南派三叔说,“不管你是谁,你以这样的一个状态坐在这里,这个世界是不会理会你的。这是可悲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很喜欢这种感觉。”

  

  10月29日晚,南派三叔发了一条长微博,首次正面提起自己的“病”情:“我是一个神经病,学名精神病”。但是又说自己“至今不承认这个身份”。他说起了自己在精神病院的经历:“是在想要出去还是可以的,但要批条子,条子的理由要给力一点。拯救地球这种理由是没用的,只会让你的药量变大,讲个可歌可泣的故事感动护士也是没用的,这里的护士都长胡子。”他调侃自己在朋友们眼中“早就疯得厉害”,这场病也让现在的他“心灰意冷,一无所有”。

  

  如今的南派三叔开起了古董店,取名自他的书名,而经常和他在微博上互相调侃的陈坤问他,卖洛阳铲吗?他在微博上展示了自己“十几年来淘到的宝贝”,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古董”并不是古玩字画等大众熟悉的收藏品,其中不乏五颜六色的彩色石头,这些奇特的藏品受到了不少专业人士的质疑。南派三叔在微博上回应到:“藏海花店如果对于古玩和南红的品相不满意的,只要没有污损,可以在七天内无条件,无任何理由退货,会立即办理。正在淘宝办理假一赔十的服务。”

  

  南派三叔的“病”由来已久,却在这半年演变成了轰轰烈烈的网络事件。带着好奇和疑问,记者专访南派三叔。没想到“恢复工作”了的他兴致正浓,幽默依旧。他说自己仍在接受治疗,但可以上网,发微博,经营自己的店铺,有时还有权限出来做做公益。闹腾半年的他似乎在向着正能量的方向前进,这让粉丝们比较安心。

  

  专访 说病情

  

  只要规避某几个词语,我基本上就和常人一样

  

  记者:能简单聊聊这半年发生的事情吗?

  

  南派三叔:这半年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想去回忆和重复。

  

  记者:这个问题不想答就不答。你在医院里治疗的时候都会做什么呢?

  

  南派三叔:我觉得如果心态不好,在这种医院对于病人和医生都是一种折磨,不过对于我来说,我的逻辑还是强于正常人的,只是一个情绪控制和失控的问题,我的病症发病诱因很明显,只要规避某几个词语,我基本上就和常人一样。而且护士也是我的读者,所以虐待我倒不至于,只是实在无聊,之前没想明白的时候曾经买了很多东西,自己想做个氦气球飘出去,想着明天上头条,后来意识到这是不现实的。不能上网的时候就在纸上写代码,帮朋友写了一些微信内嵌的系统。主要工作是证明自己已经好转了,就能获得更大的权限,这个秘诀和病友们共享。现在我的目标是把医院买下来,和病友在这里开个软件公司,让院长搬底楼去,所以努力赚钱。

  

  记者:现在自由一些了吗?怎么看待外界的议论?

  

  南派三叔:我还是一个内力很重的人,自由不自由这种命题在我身上是不存在,因为不管是哪种答案都是我自己选择并且愿意承受的,这比字面的自由更加能够接近自由的本质,现在状态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洗过一遍一样,很干净但是很空,需要往身体里填充东西。外界的议论让我感觉我还活着,挺好的。

  

  记者:你现在发微博总会有粉丝问“是本人发的吗”。

  

  南派三叔:不想再让他们担心了。重新做人吧。

  

  说写作

  

  内心确实对于出版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记者:你考虑过将自己接受治疗期间发生的事情写成书吗?或者出一本自传解释一下?

  

  南派三叔:我经历的事情确实都挺有趣的,但是我现在对于出版图书一点兴趣也没有了,我想即使我会写一些东西出来,也绝对不是书吧。当然如果有人捧着重金来求以我的节操我还是会就范了,括弧笑。不过我内心确实对于出版失去了所有的兴趣。而且,我现在连对自己解释发生了什么都好像还做不到呢。

  

  记者:这么多年写了这么多书,现在写作的状态和心态和最开始有什么不一样?

  

  南派三叔:我其实很知道游戏规则,也看到过很多的案例,自己也当过读者,所以我知道在这个时候读者最想看到的还是盗墓笔记,很多作者写完一个长系列之后求新求变都失败了,最后还得回到原系列来,我以前一直以为他们想不开,后来自己写出来才真正明白,大系列真不是人写的,到最后不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而是人生有几个7年,总想看看自己更大的可能性的问题。

  

  所以把写作当成职业一定是不正确的,我朋友说写作应该是个闲活儿,不能靠这个吃饭,业余写写,爱卖不卖,文字这东西才是可爱的,否则每笔都像刮骨刀一样,所以我听了他的建议,好好回去做古董生意,100个熟客就比卖100万本书活得还滋润了。其实那种状态下,我也能写得更好更快。素材也多,还能做一些公益,算是我期望的完美状态。

  

  记者:你曾经觉得自己压力特别大,压力都在什么地方呢?来自内部还是外部?

  

  南派三叔: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压力很大,我这个人比较笨拙,常常在后来才发现压力的存在,那个时候事情其实早就过去了,在做事情的时候我比较专注。我的一些说法其实是我的直观感受,听的人能很明确这是压力的表现,但是我说的时候往往只是描述一种感觉。所有的压力往往来自于自我怀疑,我总想完美得让所有人满意,当然这是做不到的,在外界很少有人能逼迫我,但是内部逼迫自己的习惯很难改变,我很少能做出让自己满意的事情来。

  

  记者:你会关注不同风格的其他比较畅销的作家吗?比如郭敬明、江南、桐华、沧月等?

  

  南派三叔:其实我对于写作和作品是很不自信的,我对于自己的要求很高,所以我基本上很难对自己的作品有成就感,当然这种要求也会辐射到其他作家身上,在写作之后我已经很难去以读者的心态看别人的小说,这一部分的乐趣已经完全剥夺了。看到别人写的东西我脑子里都是他们伏案写作的疲惫吧。太了解制作过程会影响成品的消费,比如说在火腿肠厂里吃火腿肠就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说收藏

  

  卖萌和卖古董毕竟是两个专业

  

  记者:你现在开始搞收藏了,看你的藏品中有很多奇特的东西,不是古玩字画那些常见的藏品,都是怎么收来的?

  

  南派三叔:故事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古董行业的很多传奇故事大部分都是虚构的,越是传奇的故事越可能是假的,大部分的古董还是一个来路,就是淘来的买来的,还有就是大手看我可怜送的。这些藏品除了少数几件,其他都不是规格特别高,只是拿出来试试水,好东西我会联系上拍。

  

  记者:不少人包括专业从事收藏的人对你提出了质疑,而你说自己已经有多年的收藏经历。

  

  南派三叔:我这次出现可能太急切了,和之前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太搭,因为以前写作的时候,非常不愿意自己的身份被曝光,这一次被朋友说动之后,没有经过深思就公布了,想来挺失策的。卖萌和卖古董毕竟是两个专业。当时的想法可能是:没想到吧,其实我是专业人士。希望下面一片附和:GODFATHER(教父),你好腻害。结果因为之前太不靠谱了,所有人都说的是:负分滚粗。

  

  记者:所以你后悔了么?

  

  南派三叔:以后做事情还是要谨慎一点,另外之前退行的时候其实很多同行也闹得不是很愉快,总之,前路漫漫,以前自己做的事情,现在想要掰正总要付出代价。

  

  记者:好像常看你和陈坤、五岳散人等人在微博上互动得很频繁,怎么混熟的?不是为了迎合粉丝的刻意炒作的吧?

  

  南派三叔:陈坤是在龙门(指电影《龙门飞甲》)之后有人P了一张他演盗墓所有人物的图,传播率很高,他可能有所耳闻,在签售的时候别人送了他一套《盗墓笔记》,他看了没有结局就大怒找人来质问我,之后就认识了。五岳其实不熟,耳闻他在蜜蜡收藏方面很厉害,我的表弟藏刀剑的时候和他切磋过古兵器。我的粉丝其实不太在乎我和谁交往,大部分只在乎2015。

  

  说电影

  

  国内适合的演员应该都在谈

  

  记者:《盗墓笔记》电影准备到什么程度了?和小说变动大吗?

  

  南派三叔:目前还没有看到剧本,暂时还不知道电影和小说的差别在哪里。我也非常期待,制片方的第一原则是尽量贴近原著,这个就让我很放心。不过还是要耐心等等。

  

  记者:演员确定下来了吗?

  

  南派三叔:现在电影在内容之外的事情基本都完成了,正在选角,大部分人都还在洽谈中。我觉得12月会有更加清晰的资料,现在确实很多演员的档期都没有定下来,我只能说国内适合的应该都在谈。

  

  记者:你在其中会在多大程度上参与意见?

  

  南派三叔:前期我不会参与进去,后期会进组。我现在还不知道制片方会让我参与到什么程度,不过我觉得他们也在观望,我个人希望我参与得越少越好,这证明其他部门运转得非常顺利,不过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肯定会去参与,最有可能的应该是策划或者特技,也可能作为古玩和历史方面的顾问介入到美术和概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推荐信誉
    主管QQ:1758022965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卓创资讯坚持中立第三方立场,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专业提供大宗商品行情、分析、数据以及咨询会展等服务,专注产品领域涵盖能源、化工、农业、金属等大宗商品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