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光辉娱乐注册-首页

大学生做微商兼职有赚钱的么?

   e4dde71190ef76c6894a792dc0e1b4ffae51671c.jpeg

        大学生要怎么做微商兼职赚钱? 女性朋友想要兼职做微商之前,先要了解微商这个行业。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微信,微博等等现代交流通讯的迅猛发展,之前人们吸管用电脑上网,4G网络的应用,慢慢的手机逐步占据主要地位。

  

  人们可以用手机在网上买东西,用手机支付,用手机乘公交,用手机阅读资讯等等,人们已经离不开手机了。 那在这样的背景下,微商这个行业的出现,增加了大学生赚钱的契机。做微商呢,对于大学生来说,门槛低,投入少,不需要比较复杂的技术。它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机,现在都是人手一部手机,所以这个不存在问题。

  

  还有下载微信,QQ,微博等社交软件,会使用美图秀秀,美拍等一些图片处理APP,这也不是问题,现在的女孩子有几个不会用拍照软件修图的呢。 有些人理解微商呢,就是在朋友圈发发图片,产品信息,聊聊天等等,其实这并不是全部,我们也需要遵循市场规律,了解消费者的心理,了解该类产品的市场,掌握一定的销售技巧。 当你做某个类别的产品时,自身要对该产品有着比较透彻的了解,不要顾客问你该产品的一些基本情况,你都答不出来,那就不好了。平时可以到商场或者市场去了解行情,多去市场走动。

  

  做微商,要有目标群体,通过产品的卖点发到朋友圈,微博等平台去圈粉,扩大产品的宣传力度。在销售过程中,与顾客的沟通,确定受众目标,拉到建立的群里,每天固定时间段的直播。直播中,针对顾客提出的问题,疑惑,通过画面视频给予她直观的体验感受,会加大成交的力度。

  

  选择活出自己真实的样子,从来就不容易。

  

  环境改变了,大岛的本质还没有改变。作为“讨好型人格患者”,她依然处处小心翼翼,生怕与别人产生摩擦。

  

  买菜时发现店员算错帐,但因为店里人多,店员看起来不好惹,又担心自己被别人误认为想找茬,她扭过头,准备当作吃了一次哑巴亏,直接走掉算了。

  

  但是,都下定决心走出过去了,这一次还要这么“怂”吗?

  

  她终于鼓足勇气,战战兢兢地向店员提出自己的诉求,踏上维权第一步。

  

  结果——出人意料地顺利!店员向她道歉,多收的钱被退还,还额外收获了一袋用来“赔罪”的金针菇。

  

  “我终于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大岛发现,原来直率地表达自我,是一件这么快乐的事。

  

  虽然这些事情在平常人看来可能再正常不过,大岛的谨慎与胆怯似乎有些夸张。但是在剧外,许多“讨好型人格患者”确实经历着和她相似的内心斗争。

  

  我们熟悉的作家蒋方舟,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在赞扬声中长大,但她也曾在《奇葩大会》上揭露自己的“讨好型人格”。

  

  她发现自己存在难以摆脱的“讨好惯性”,是在被问到“有没有和别人产生过很真实的关系”时。

  

  如果按这样的标准,她从未与任何人建立“真实”的关系。即便是和最亲密的恋人相处,也不敢诚实地表达自己的诉求。

  

  这种“伪装”还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面对朋友还是同事,抑或在工作中遇到的长辈,即便内心已有诸多不满,即便完全不同意对方的观点,她也从来不会表达出来,更不会去展示自己愤怒的一面。

  

  在开始用“讨好型人格”审视自己之后,她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生活得有多压抑。

  

  无论做任何事情,首先考虑的都是他人的看法;在实际交往过程中,也可以毫无底线地忍让。

  

  这样的心理,和《凪的新生活》中的大岛如出一辙。

  

  “多听听自己的声音”

  

  就算不是“讨好型人格”,我们多少都曾对他人“曲意逢迎”,或是为了满足别人的期待而伪装自己,这样在人际交往中的“讨好”行为比比皆是。

  

  即便是剧里的我闻,一开始以和大岛相反的形象出现。大岛总是被动地适应气氛,他则善于制造良好气氛。总是能在社交场合占据主导地位,仿佛一切都如鱼得水,是同事们眼中的社交“明星”。

  

  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刺痛大岛,和同事们讨论她的时候,也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结果,刚放完狠话,就一个人在路上哭到泪流满面,只敢一个人到熟悉的小酒馆,借着酒劲,哽咽着说出“我真的好喜欢她啊”。

  

  这时观众才发现,很多时候他只是嘴硬,为了在同事面前表现出很酷的样子,才假装对女朋友毫不在乎。

  

  心里想着“我要保护她一辈子”,在她面前却不知该怎样表达。总是把伤人的话说出口了,才开始后悔。

  

  这样的我闻,一直迎合着社会的“性别期待”:要做个男子汉,不可以哭,不可以脆弱,假装自己一直都很好,独自吞咽所有辛酸。

  

  当大岛尝试着改变,他依然处在“情感束缚”的状态。在同事面前装作开朗的样子,却每天都要去小酒馆熬过“失恋期”;即便内心忘不掉大岛,也难以鼓起勇气去挽回。

  

  负面情绪隐藏久了,各种真实的心声也难以坦率地宣之于口,因为“在他人面前戴上面具”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心理学家阿德勒曾说,人际关系的烦恼是一切烦恼的根源。

  

  我们总是很难拒绝别人,很难表达自己的需要,因为我们同样会担心别人的拒绝。

  

  并且,我们所担心的,不仅仅是“拒绝”这一个行为,更多的是这个行为背后所隐含的“关系”的含义:他是不是认为我不重要?他是不是不愿意接纳我?

  

  如果是像大岛那样敏感的人,担心和恐慌的事情会更多:我是不是做了很鲁莽的事情?别人会不会觉得我很不懂事?

  

  所以,“表达需求”之所以很难,是因为它背后仍然是我们对于“被评价”的恐惧。

  

  蒋方舟在回顾自己的“讨好型人格”时说,社交网络的环境其实放大了我们被人评价的范围,每发一条朋友圈,都期待着有人给自己点赞,期待着获得他人的认可。

  

  但是,一直寄希望于“被人喜欢”,其实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风险:那个被人喜欢的自己,经常会覆盖真实的自己。

  

  曾在浙江大学教授“积极心理课”的陈海贤老师,给学生提过这样的建议:当我们产生“不被喜欢”、“不被认可”的恐惧时,需要想一想,什么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别人的看法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唯一能控制的是自己的需求。只有通过表达,我们才能确认自身需求的正当性。

  

  就算会产生矛盾和争吵,但也是真实的反馈,比不停地用虚无的内心戏折磨自己要好得多。

  

  豆友人五_在回忆自己的人际交往历程时说:

  

  说实话,我以前真的很在乎网上谁又取关我了,谁不喜欢我了,讨厌我了,希望自己可以讨人喜欢,希望自己看起来酷一点,聪明一点,洒脱一点。

  

  有时候说话也要斟酌半天,怕哪句话太蠢,被人笑话,被人察觉我蠢而不自知的丑态,被人讨厌。

  

  我总是特别在乎那些看起来聪明的人的看法,那些看起来酷的人的看法,那些看起来洒脱的人的看法,仿佛他们的认可是某种新世界的入场券,我也想变成那样。

  

  但是太辛苦了,真的,太辛苦了。

  

  一直等待他人的审查,就随时随地都是考试,根本也没有人在考核我,是我自己在一直不停地否定自己罢了,这种对自己的否定,是世界上最最严厉的酷刑。我像是独自在四下无人的旷野里,在人来人往的闹市中,因为一个莫须有的标准自己鞭挞自己,自己责骂自己,自己修正自己。

  

  我这样做,除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可笑,没有别的了。

  

  后来真的明白了,我有真正的朋友,现实里爱我的人,一起画画的小伙伴,我的妈妈,我的妹妹,我的同学,真正活在我身边关心我为我好的人,我应该去在乎他们的感受,去努力和他们更加亲近,愚蠢也罢急进也罢,他们接受并爱着本来的我。

  

  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不一样的圈子,有好多不一样的人,没有必要因为向往,就反复折磨自己,如果做不了酷的人也做不了聪明人,我还可以做一个开开心心的普通人。

  

  只有诚实面对自我,我们才不会被各种情绪束缚,才能够获得尽情享受生活的自由。

  

  本文部分观点和资料来自于陈海贤老师的豆瓣时间专栏《控制力幻象——焦虑感背后的心理觉察》。

  

  这个专栏的内容,一部分涵盖陈海贤老师在浙大“积极心理课”上的讲述,还有一部分源自他10多年来心理咨询师的从业经验。

  

  这里有偏于专业的心理知识:

  

  ◎运用正念思维,接纳此时此地的自己;

  

  ◎借助森田疗法,带着“症状”去生活;

  

  ◎通过目的论和因果论,探索是什么限制了自己。

  

  也有作为老师的感性劝慰:

  

  ◎如何降低对世界和自我的期待;

  

  ◎如何放轻别人的评价;

  

  ◎如何和自己的紧张感和焦虑感对话;

  

  ……

  

  陈海贤老师将这些心理咨询的理念和技巧凝聚成13期精彩内容。通过他的讲解,可以帮助我们认清自己的控制力边界,理解产生焦虑的底层原因,学会在生活、职场、人际关系中做压力管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推荐信誉
    主管QQ:1758022965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光辉娱乐焰火制造燃放有限公司,光辉娱乐指定注册站是一家专业策划、承办各类型烟花晚会的专业公司,生产基地设于浏阳市,燃放公司设于杭州市。公司主要产品包括:高空礼花弹、组合礼花、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