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国共合作时间

生活常识 编辑:网友投稿 日期:2021-03-02 14:47:35 56人浏览

第二次国共合作时间


一、第一次国共合作


开始时间:1924年bai1月


结束时间:1927年7月


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标志着国民党改组的完成和国共合作的正式建立。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形成,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民主革命的进程。但是,革命统一战线仅维持了三年半时间,在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即将取得国民革命胜利之时,国民党右派却突然叛变革命,1927年,蒋介石制造四一二政变,汪精卫制造七一五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员,革命群众和国民党左派,国共合作宣告破裂。虽然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民大革命失败 ,但它基本推翻了北洋军阀的统治。


二、第二次国共合作


开始时间:1937年8月中旬


结束时间:1946年6月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同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建立的合作,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7年8月中旬蒋介石被迫同意将在陕北的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谈话承认了共产党的合法地位。10月间,又将在南方十三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至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

他(指蒋介石)不要成为人,我要成为人,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对蒋介石和谈无常的态度,张冲只能向妻子吐槽!

国共二次合作的谈判,在国民党方面可以说是一波三折。蒋介石这个人很难伺候,很冷,很热,想法也经常改变。陈立夫和张冲不得不小心考老蒋随时变化的微妙心理。

第二次国共合作时间

1936年8月,中共中央派潘汉年代表从莫斯科回国,张冲带他去南京,安排住在沧州酒店见陈立夫。问候后,潘汉年将中共中央起草的《国共抗日救国协议草案》交给陈张二人。陈张二人立即到老蒋的官邸提出协议。

蒋介石对陈张先生说:请好好研究一下。制定我们的方案。

陈立夫怯生地说:座位是全国最高的领导人,是民族复兴的救星,我们的方案能否在条件上放松,措辞上没有那么强迫,表明合作的诚意,表明领导人是德化人的领导人。

蒋介石说:太好了好的!按照这个意思去做,快点!快点!蒋介石似乎很热。

陈立夫和张冲下来,张冲对陈立夫说:你对座位说得很好,他很高兴,第一次肯定你提出的原则。否则,我们的方案还不能制定。老人说不能接受,硬,用君临的态度,一方更难接受,谈话就会变得僵硬。

陈立夫笑着说:座位的脾气我很清楚。他这个人最体面。那样的话,他就能听到,说别的大道理,千根万根,碰他的钉子也不说。他可能会大发雷霆,被他骂狗的血淋淋的,和他说话,然后再起炉子就更难了。不是失败了吗?

两人关门,经过一天一夜的研究,制作了无数草稿,制作了无数数的框架,制作了句子挖掘和挖掘,最后制定了合作的4个原则

欢迎红军武装参加抗日作战,其中一人红军武装在抗日作战时,与中央军同等待遇,其二人在政治上有什么意见,可以在即将成立的民意机构中提出,为中央采用,这三人划定一定地区,共同实验他们的政治经济理想,这四人

据陈张二人介绍,中国共产党可能对他们制定的方案没有什么异议,但是通过蒋介石,他们没有完全把握。蒋介石的反共心没有死,希望他大转弯也不容易。蒋介石看到制定的四项原则,可能会认为他们是亲戚。

陈立夫和蒋的关系很厚,对陈立夫没有犯罪,但对非亲属的张冲很难说。但张冲有张冲的思想准备。陈立夫擅长捉摸蒋介石方寸之间的微妙,他把制定的方案带到他的兄弟陈果夫那里,陈果夫先在蒋面前吹风,试试,蒋高兴的时候再提交。


陈果夫当年任蒋的侍从室主任,与蒋比较亲近。有一天,蒋问陈果夫:陈张两人制定的谈判方案准备好了吗?

陈果夫说:他们做了几个,我看也不行,气势汹汹,给领导带来狭窄的感觉,没有政治家的风格。我建议他们谈谈战略。对于对方提出的问题,不需要针锋相对,可以含蓄。他们又根据这一点制定了一个,提出了四个原则,我觉得还不错,他们又担心很多,不敢贸然提出,怕领导左右指责他们的亲戚。

蒋先生说:带他们去,只要他们按照你说的计划,就不能做什么。陈张先生两人制定的这个方案,经过陈果夫这样的周转,才被认可。

张冲去沧州酒店见潘汉年,把方案交给他,说:虽然有些话没有写在文字上,但国民党承认贵党的合法地位,对红军也视同事,可以看出贵党提出的解放政治犯是不言而喻的。

其他如实施民主,给予发言集会结社等自由也不反对,但希望通过民意机构提出,贵党执行的主义也可以在一定地区实验。请告诉周恩来副主席。请在回答中考虑给蒋介石体面的事情。周副主席也应该很清楚。

潘汉年明白,两党的关系似乎又大大进一步了。陈立夫和张冲暗中感谢和平奔走取得进展的时候,不到一个多月,蒋介石又变卦了。

蒋介石叫陈张二人,说其四项原则不行,立即通知共产主义,放弃共产主义,执行三民主义,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出国考试,立即改编红军,限制在3000人以内,连长以上官佐通退休,考察后选择优秀录用。中国只有一个党,一个领导,一个主义,一个政府,一个军队,其他不通,不通。


此时蒋介石有什么宽阔的胸襟,政治家的风度,和谈表示诚意干净,这样重复,形成同样的戏剧,比不上君无戏的封建皇帝,代表国民党负责谈判的陈立夫和张冲处于尴尬的地位。他们不敢在蒋的面前反驳,面对面,和谈话陷入僵局。

1936年12月12日发生的西安事件转移了和谈,张冲到延安看到毛泽东和周思来,和周恩来一起去杭州,二上庐山和蒋说话,经过周恩来向蒋说明利害,陈大局,和谈成熟,陈立夫和张冲的奔走终于没有浪费。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