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兼职|大学生创业|大学生创业项目|大学生创业网

香港正版挂牌,香港正版挂牌

  说香港这件事儿前,咱们先捋清楚一件事:人都是自私的。

  

  。也许,只是也许,可能有那么5%的人是真的为全人类做贡献且不求回报。但是大部分人都免不了俗:事情没有落到你自己头上,那就不是你的事儿。香港这档子事也是如此。

  

  香港的问题可以用四个字形容:积重难返,其中每个利益关系者都逃不了干系,跟财阀控制的韩国一样,政府不过是个靶子,立起来背锅的,现在出事了,大家都往靶子上打。香港是一个城市,但是她的运作模式和社会形态其实更像一个独立的“国”,最明显的就是社会里的等级划分非常明显。我在香港读书的时候,上过一门社工的通识课,在离开香港后,我看了很多关于香港社会的纪录片,我能理解为什么有些香港年轻人会不满现在的社会状态,一个国家不同区域会出现的很多问题(比如贫富差距,物价房价),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都有呈现。在中国生活,就算你不想去面对,这类问题时不时的也会让我有些焦虑。我能想象,一些在底层生活的香港人,在一个陆地面积只有1100平方公里的迷你社会里每天面对类似问题时的感受。人都是应激类动物,他们往往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很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事情影响到自己了,才意识到“这不是我想要的”,对于一些人来说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香港社会,我能理解。我清楚记得一位香港黑衣青年在机场静坐时说的话:“我们已经没有未来了。“这句话听着熟不熟悉?就跟陈胜吴广误了戍边日子后说出:“迟到是死,造反也是死,不如办件大事!”那种感觉一模一样。当然了,香港青年的煽动力或许还没到陈胜那个境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气势磅礴的口号怕是喊不出,但是那种由于在一个城市里不可逾越的阶级差距而产生的绝望感我体会到了。然而,这笔帐能算到政府头上吗?赖97年后的特区政府吗?抑或问题出在政府背后真正操纵香港的那些财阀们?就像The Wire里说的一样,跟着人走抓人,跟着钱走缉毒。It's always about money。每个民主制度的国家,民主候选人身后都有强大的财团支撑,韩国的例子活生生摆在眼前,人们可以肆意抨击政府的无能,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动幕后那些大财团。韩国电影里天天描绘政府的无能,但却对电信财团的只手遮天三缄其口。只要财阀存在一天,那么政府永远是精英政府(这里不讨论精英政府的正确性)。那这些香港青年们不去反这些大财阀们,在这里跟着一个狐假虎威的政府较劲有什么意思?因为人喜欢捏软柿子,尤其是没有还手之力的柿子。香港是什么地方?“以前受着先进资本主义的庇护,后来被移交到了中国手下,沐浴着大英帝国荣耀下成长的世界金融之都”,倒霉的是他现在还是个“evil regime”治下的特区,一举一动都被每个标榜着“民主自由”的大国放在放大镜仔细观察。这些香港青年深知香港的特殊性,有恃无恐,跟那些施行家暴的人一样,由于普通民众的沉默,政府的躲避,变本加厉,这件事就这么愈演愈烈。

  

  合理的表达诉求我理解支持,我也认为香港需要改变,但是香港的改变不能这么粗暴的一蹴而就。现在一部分抗议者正在做的事,是在毁灭香港,而不是光复。香港的问题咱们姑且讲到这,我对这些抗议者的同理心也到此为止,接下来谈谈别的。

  

  要说我至今为止最不能理解的,还是这些黑衣青年们从始至终展露出的虚伪和懦弱。可能他们这只是抗议者中的一小部分,但是我打从心眼里看不起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这帮人在蒙着面打砸抢烧做尽之后,再来提什么崇高理想追求民主自由光复香港之类的屁话,是不是和某类匿名放置炸弹然后蒙着面出现在直播里声称对袭击负责歌颂真主安拉的组织很像?这类人在现代社会的定义是:恐怖分子。

  

  这群人,本着身的原因想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点儿,非要把自己装扮的像为了崇高理想奋斗的斗士一样,这是最困扰我的地方。

  

  在香港,这些黑衣青年们身边发生的一些事:当初菲佣抗议建议加工资的时候,有多少黑衣人站出来帮这些人说话?你有考虑过他们的工时,人身自由和基本生活保障吗?香港每天过度的空调使用是全球变暖的关键因素之一,有多少黑衣人参加了无冷气日(香港第一次实施无冷气日只有大约八万户的人sign up,大概占全港人数的3%)?有任何人在夏天吹冷气的时侯想过香港每天病态的冷气排放让地球加速毁灭了吗。为什么这些同样关乎生存与灭亡没人关心?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些事情对他们没有直接的影响。“地球怎么样关我叉事?宾妹过得好不好关我叉事?我又不睡菲律宾?我只知道自己有事,我现在还要和我妹睡一间房,每天家里买个肉还要算钱,以后买房只能买比studio还小的studio,这个政府真的废物,政府背后的共党果然要毁灭香港,我一定要上街,以身作则光复香港,打砸烧才是我的立场,有志青年,变身!”

  

  只要你能承认你革命是出于你自己自身的原因,而不是什么崇高的理想,爱自由的精神,bullshit like that,那么我可以接受这个说法,因为毕竟我是个做父亲的人,我和我老婆有时候在带孩子这件事儿上都会像孔融让梨一样:“到你去处理尿布了吧?我今天处理了半天了诶“”怎么又是我去?不不不还是你去吧亲爱的。我一会有工作。哎呀你看这不,老板slack我了。”

  

  人就是这么真实的动物,自私并不可耻,对自己的血亲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更何况是对未谋面的陌生人。前提是,只要你光明磊落承认你的自私,一切在我这都好说,毕竟我也是很自私的:我要我觉得,我不要你觉得。只要黑衣人一天不承认这种自私的心态,那么对话必然不是对等的,他们端着“民主自由”的架子,自恃“旧时代荣光香港人”的身份高高在上,而我是从小被政治宣传洗脑的Nationalistic无知中国中年人。其实大家都明白,at the end of the day,我们就是两个为自己考量的正常社会人而已,别装什么大尾巴狼。但是他们不认,非要跟你唠空话大话,就好比没有恐怖分子会真情实感的说我们发动恐怖袭击是因为我们真的很穷一样,简直就是复制黏贴的行动模式。更恼火的是,黑衣人不仅不承认,还要一边举着自由民主的旗帜,一边把自己的面孔也遮挡起来,这就有点意思了。等于说他们不仅虚伪,还有点怂。他们一边”革命“,一边幻想着保全自己生活中日常的那一部分,甚至革命的时候,也不忘记时刻提醒静坐场地开放空调让自己抗议的更舒服些,interesting。你们到底想要自己现在的生活不被打扰(那些你们攻击的警察和政府官员可是被你们doxx的只剩条内裤了),还是你们的理想得以实现,连这点取舍的勇气都做不到,还在这里跟我谈什么大理想?

  

  假如你们没有那么虚伪,假如你们没有那么懦弱,假如你们没有那么暴力,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完全尊重你们的言论和观点。现在不一样了。你们破坏了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对一些政府官员和警察无辜的家人们进行单方面的网络/实际霸凌。试想一下,就算香港是个无政府地带,有任何人会投一个由这群虚伪懦弱暴戾的年轻人组织的政府一票吗?别天天指着别人骂了,照照镜子看看你们自己,你们就是法西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