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毕业上班的经历

未命名 编辑:网友投稿 日期:2019-11-28 15:05:09 207人浏览

      出完小月子,我去北京散心。

  

  爬了长城、逛了故宫、看了升旗,华为算是回不去了。

  

  我又回到延吉找工作,应聘为某公司体验店负责人。

  

  该公司5月成立,此时正大量招聘。

  

  6月16日,表妹开车把我所有的行李拉到延吉,我于6月18日正式入职。

  

  01

  

  6月30日,公司开运动会。

  

  因女生少,我个子又高体型又瘦(1米72,96斤),故领导要求我担任举牌手。

  

  运动会前几天,我和市场部经理一起彩排(举牌手要和市场部经理一起在最前面走方阵),许多男同事过来和他打招呼。

  

  彩排结束后,他说:有男同事要你微信呐!

  

  我很坚定地说:不给!SHAO(四声)一SHAO(四声)!

  

  举牌手必须穿短裙。

  

  6月30日早上延吉下起了雨,非常冷。

  

  我咬咬牙,在里面穿了条肉色的厚丝袜。

  

  运动会上,领导宣布:这几天,集团会派一些精明强干的人过来支援新公司。

  

  02

  

  7月3日,有个陌生的男生在走廊里把我截住:你体验店每天卖多少手机?

  

  吓我一跳,没头没尾的,莫名其妙!

  

  我没好气:我不是每天下班都往群里发日报么!

  

  说完我扭头就走。

  

  第二天,这个男生又来找我:我没那个群。

  

  我好气又好笑,加了他微信,把他拽群里。

  

  加了微信后, 我才知道:他叫东江,是集团派来的渠道负责人。92年的,也是长春人,也是一个人在这里工作。

  

  同样的境遇,让我们有种同病相怜之感。

  

  加上一个人在外地确实很孤独,所以他约我吃饭,我也答应。

  

  随着一次次吃饭,我们的关系也越走越近。

  

  我的小心思是:自从发生那件事,我对婚姻很绝望。但我觉得恋爱可以谈,至于能否结婚,随缘吧。

  

  03

  

  有一次,吃完饭我们在马路上走,他问我:做我女朋友好吗?

  

  我说: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过过再说吧!他有点受打击,说好的。

  

  此后,他追我更上心了。

  

  每天早上跑来叫醒我,然后我们一起去吃早饭。

  

  一天24H,只要他有时间,就不停给我发微信。

  

  我有种校园恋情的感觉:原来一个男生可以这样追女孩子啊!

  

  7月21日晚,他送我回家。

  

  旁边有一个老人牵了一条狗。

  

  路上他接了个电话,跟我说:我姐。

  

  他说:我自己在马路上走,旁边就有个人在遛狗。

  

  我听了心里咯噔一声。

  

  到了我家,我没好气地说:你在这儿住吧,我走了!

  

  我气得在楼下一圈一圈走。

  

  气恼地想:

  

  东江是不是看不起我?

  

  他虽然年龄比我小,但工资比我高,他的工资是管培生里最高的。

  

  他管渠道,公司把业绩最差的片区给他,他去了3个月,把业绩做到第一。是我们公司最有前途的年轻人。

  

  我心中不无嘲讽地骂自己:人家才27岁,凭什么和一个离异还怀过身孕的女人认真?

  

  04

  

  走了一个小时,我觉得不能这样,问题总得解决。

  

  我又回去了。

  

  他一脸可怜相地在我家楼下等我。

  

  我心情很复杂,咬咬嘴唇,把我之前的事一股脑跟他说了。

  

  我凶凶地说:如果你觉得我不好,我们就不必继续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

  

  沉默让整个房间窒息。

  

  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05

  

  70年代初,有个广州女人嫁给一个长春男人A,在长春定居。

  

  生育一男一女后,因性格不合,离婚了。

  

  女人带着2个孩子生活。男人另外组织了家庭。

  

  80年代,为了养活孩子,女人决定去广州批发衣服,卖到长春。

  

  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长春男人B。两人组成了家庭。

  

  那会儿卖衣服很赚钱,2人很快发了。有了个儿子。

  

  发了以后,B说咱别到处奔波了,拿钱在长春开个店蛮好的。

  

  女人同意了。

  

  B花很多钱开了个洗浴中心,因有不正当服务,人脉又不过硬,没几年就被勒令关店。

  

  关了以后,B不甘心,看人家做房地产赚钱,又开始在长春倒腾房地产。

  

  没想到他开发的楼盘烂尾了,这下钱彻底赔光了。

  

  B的性情大变,把一腔气往女人身上发,经常家暴女人。

  

  女人实在受不了,和B离婚了。

  

  离婚后,B整日胡混,酗酒,和多名女人有不正当关系。根本不管儿子。

  

  女人积劳成疾,先是得了脑血栓,后来瘫痪在床。

  

  2004年,撒手人寰。

  

  此时,第二段婚姻生下的小孩才12岁。

  

  因妈妈长期生病,无人管教,这个小孩学习很差,后来直接辍学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讲不下去了。

  

  06

  

  我已经忘了发火这件事,像看电影一样,焦急地等待后面的剧情。

  

  妈妈死后,小孩成了孤儿。

  

  (同母异父)的姐姐放弃了上海的工作,回到长春,找到学校,让他继续上学。

  

  姐姐毕业于复旦,把所有的时间都拿出来辅导他。

  

  花了一年的时间,把小学课程全部补齐,考上了初中。

  

  此时,(同母异父)的哥哥当兵回来了,分到长春某国企工作。

  

  姐姐重回上海工作,小孩和哥哥相依为命。

  

  后来小孩考上了吉林大学。

  

  毕业后,到公司应聘,成了管培生。

  

  “这个小孩就是我”

  

  我惊呆了。

  

  我像被针戳的气球一样,浑身的气一下子跑光了。

  

  他说:因为小时候的身世,他特别想有一个家。

  

  他说:我这样的家庭情况,你不挑我就不错了,我还有啥好挑你的呢?你真是……

  

  他说:我第一眼在运动会看到你,就想和你在一起。

  

  就这样,我俩正式成为男女朋友。

  

  07

  

  打这以后,他对我更好了。

  

  我夏天爱穿帆布鞋。他说帆布鞋捂脚不舒服,花了1500多块,给我买了一双运动凉鞋。

  

  七夕,他用蜡烛给我摆了一个巨大的心形。

  

  旁边围了很多人,几个女生一直拼命抹眼泪。

  

  他不会做饭。看我太瘦,下了好几个做菜的APP,学着给我做好吃的,说必须把我养胖一点。

  

  我每次回长春,他一定要和我一起回(他做渠道,只要业绩完成就行,相对自由一点)。一次不落。

  

  他见我妈我表姐表妹,她们都很喜欢他。

  

  我姐有次实在受不了,偷偷跟我说:他这哪是吃饭啊?噢!吃饭的时候不看菜,看你!

  

  我喜欢抽盲盒,最喜欢茉莉和碧琪。商场里59块抽一次。

  

  我每次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去抽盲盒。

  

  他说:以后我要带你,把所有的茉莉和碧琪抽齐!

  

  有阵子我痛经。他送了我一个抖音特火的神器——暖腹袋。

  

  样子特别土特别丑,我都快笑崩了。

  

  他很郁闷,说还有一个东西。

  

  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结果他拿出一个55°杯。

  

  我说:嗯,这个还不错~

  

  他虽然比我小2岁,但很能包容我。

  

  我做体验店。体验店主要的作用是树立品牌形象,展示品牌实力,不能指望体验店出业绩。

  

  就好比你不能拿实体店的销量和网店的销量做比较,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我领导渠道出身,他非要这么比。

  

  这怎么可能?

  

  领导就对我施压。

  

  那段时间,我情绪非常低落。

  

  有一次晚上9点,我加完班刚刚到家,就接到领导骂我的电话。

  

  放下电话,我气得直捶腿。

  

  东江说:你别捶你自己行吗?要捶捶我,我皮实!

  

  我把他胳膊掐得淤青。

  

  气儿过去后,我觉得特别对不住他。

  

  他说:大老爷们儿的,这算啥啊!不能让我媳妇儿受苦。这个工作你不想干就别干了,我年后换个工资更高的工作。以后你爱干啥干啥。

  

  08

  

  郁闷之余,我开始寻求其他出路。

  

  我有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做微SHANG,卖一款抗糖饮品。

  

  我喝了以后,皮肤上的痘痘消了,睡眠也好了。于是给妈妈也买了几盒。

  

  妈妈说她喝着也有效果。我便跟着同学做。

  

  可能是我本身零售出身,业绩竟然做得还不错。

  

  11月,饮品公司邀请我去澳洲参加为期一周的年会。

  

  我没出国玩过,一听这个喜出望外。

  

  可我名下没有房子,没有车,存款也不多。

  

  行政说我被拒签的可能性很大。

  

  我急了:那咋办?

  

  她半开玩笑地说你要是已婚还好些。

  

  我脑海里第一个想法是:结婚?

  

  这个念头一出现,我自己都吓一大跳。

  

  就在5月份,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一辈子都孤独终老。

  

  谁知仅仅在半年后,我竟然遇到一个希望和他结婚的男人!

  

  但我没吭声,总不能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哎,咱俩结婚好不好?

  

  太尴尬了。

  

  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东江说:媳妇儿,我四处打听了一下,人家说已婚的好出国。那啥……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惊呆了。

  

  反应过来以后,我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大声问他:东江同学!请!问!你打算拿啥娶我?

  

  他低下头,从牛仔裤兜里掏出一张建行卡,递给我。

  

  卡很破。

  

  这是啥?

  

  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所有的积蓄。

  

  我坏笑:几百万?

  

  他闷声说:3万

  

  我扬起下巴: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啦!

  

  我俩就这样领了证。

  

  虽然我们现在没什么钱,但对未来充满信心。每天都觉得生活很有奔头很有滋味。

  

  09

  

  前段时间,我突然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现在身体怎么样?例假正常吗?

  

  我没回,删掉了。

  

  回想半年前,他像甩一块嚼过的口香糖一样,迫不及待地甩掉我和快5个月的胎儿。

  

  那时的我,苦苦挣扎,以泪洗面,前途暗淡,痛不欲生,坚信自己将孑然一身,孤独终老。

  

  一切恍如隔世。

  

  天很蓝,温暖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洒落在我身上。

  

  时间真好。

  

  活着真好。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