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兼职|大学生创业|大学生创业项目|大学生创业网

95后真的那么不堪么?

  95后真的那么不堪么?

      最近观察到的一种现象(不是为了制造焦虑)。

  

  现在很多一二线城市的95后都挺会赚钱的,很多人毕业一两年就几十万存款了。

  

  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互联网行业,很有商业头脑,社交媒体玩得溜,而且很早就有理财意识。

  

  我身边很多94、95年的人,收入都完全碾压80后和90初这一代人。所谓的“月光族”和“假精致”,也更多出现在80后和90初这代人里。

  

  不知道是不是我接触的人都比较相似的原因,还是大家身边的95后也都这样。

  

  想起以前上班的时候,长假前的最后几小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却没有人敢第一个走。几个妹子在公司里早早地开始雀跃,互相在微信上约着一起先撤,说了半天也没一个人敢走,最后终于有人鼓起勇气跑出去,刚出公司就在走廊遇见了老板,然后几个人一起尴尬得低头走掉,在电梯里笑作一团。

  

  去他的老板,我们就要到点下班,然后一起吃吃喝喝,开启我们的悠闲长假。

  

  现在这种长假前的雀跃激动,已经好久没有过了。

  

  跟你们说个事儿,别笑我。

  

  我昨天心情很好,因为发现自己车技进!步!了!

  

  北京有很多地方是多股车流并一个。我以前技术不好,老是被人一直挤一直挤一直挤……

  

  于是后面的车就拼命滴我。

  

  我也很抱歉,可我能力有限啊!

  

  昨天开车去北京,本来该我过,突然跑来个宝马跟我挤。

  

  我刚开始很方,后面发现我居然可以很镇定地往前挪。

  

  它试了几次,挤不过我,只好作罢。

  

  我的心情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彻底赢了后,隔着玻璃,给了他(此时发现是男司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心里骂:妈的!老娘现在彻底不怕了!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Epoch故事小馆(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43743398/

  

  李爽想着,自己终于能来北京了。

  

  她对那段时间印象清晰,细节到天气。10月的北京,风已经开始嚣张起来,天空的颜色虽不是湛蓝,但也被大风挂得很清透。刚刚保研成功的她收到了一份国家媒体的实习面试通知,二话不说就买了从学校到北京的火车票。

  

  面试被安排在第二天的上午,到北京后,李爽在青旅安顿下来,还有半天时间,她准备再看看书,熟悉一下中央厨房、县级融媒体的新概念,她告诉自己不能露怯。虽然只是一个实习面试,虽然她知道不能转正,但是李爽不想错过这次离梦想很近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穿上前一天晚上就熨好的黑色风衣,扫了一辆共享单车,李爽出发了。 9点30分,李爽准备上楼。面试地点在30楼,每层楼都需要专门楼层的电梯卡才能开启。10点面试开始,一位部门主任、一位主管老师,二对一的面试让李爽倒吸了一口凉气。

  

  时间滴滴答答地走着,她再次回到单车前,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李爽拨通妈妈的电话,“妈妈我通过了,下个礼拜入职。” 她当时只感觉长舒了一口气,轻松了许多。能够在北京开展短期生活这件事也给她带来了新的兴奋。她下一步还要租房、和学校老师报备、准备生活用品,虽然琐碎,但都让这个年轻人无限憧憬。

  

  李爽的这份实习基本是没有工资的,每天30元,连补贴交通费和餐费都不够。刚入职的她抱着学习的心态,对收入这件事没有任何期待,但随着实习的开展,生活住房开销和工作收获不成正比,她开始陷入了焦躁的情绪。

  

  她在媒体技术部门。简单来说,每天的工作就是写微信推文的内容,然后等待审核。

  

  “你知道的吧,就像我们在学校写的那种推文,其实内容很简单的,我上午就写完了,交给领导审核,可能我一天都在催他审核,但是他就是要拖到十点,我就也回不了家,耗在那里等着。最晚一次,被拖到了十二点。” “其实每天的工作挺无聊的,就是机械的重复。我常常一天就坐在那里呆着,有时候我在写的时候加入了我的创意,但是到领导那里就全被pass掉,有点打击我,后面我的积极性就不是很高了。”

  

  李爽沉默了一会儿。

  

  “我通过了那么多关卡,好不容易进来,怎么就干这个呢?”

  

  学校的课业协调、面试官的刁难提问、金钱上的投入,过关斩将虽然不易,但最终拿到实习offer那一刻的满足感也因此爆棚。当终于走进游戏的中心,却发现与想象之中千差万别,这份落差感让李爽感到挫败。她满怀着工作热情,做好了辛苦但有收获的心理准备,结果在工作中扮演的就是打杂帮忙的角色,有时候想做一根螺丝钉都还找不到对应的档口。“我就一直在被打击,现实与自我期待落差很大,这样的工作还有意义吗?”

  

  但事实上这并不仅是她作为实习生的迷茫,同部门的前辈在职场闯荡了多年以后,对于工作和生活甚至也没有切实的想法。“他说他都30岁了还找不到生活的方向。我觉得给我触动挺大的,我就开始想我以后要做什么工作,我要怎么过生活,之前从来没想过。”

  

  北京这个地方,曾经和那份实习offer一样,让她心心念念,也让她失去方向。这个大漩涡太大了,进入到漩涡内部,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是被生活裹挟着无奈向前。有多少人在追寻理想,就有多少人根本没有理想。无论是她实习所在的媒体还是北京,都像是一台快速运作的大型机器一样轰隆作响。在这巨大的轰鸣声里,她发不出自己的声音。

  

  2

  

  张雪想说些什么又生生地咽下去了。

  

  这是一次关于近期活动筹备情况的汇报。

  

  “关于这次活动,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领导问。

  

  “嗯,是这样的,目前来讲我们的进展还算顺利,筹备工作也都已经形成具体方案了。”负责汇报的同事回答。

  

  “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啊!关于车辆调遣你们准备了吗,安保工作交接了吗,具体到人头上了吗?”领导熟练地训起话来。

  

  底下一片沉寂,房间里安静得让人窒息。张雪纳闷,这些明明都准备了,也有了实施方案,为什么没人说话呢?她觉得他们不应该受到这样的质问。这是她实习的第五天,她虽然心中满是不解,但她知道自己没有立场替谁辩驳什么。

  

  张雪最近在家乡的市机关单位进行短期实习,“积极主动,谨言慎行”是她在实习之前对自己说的话,做公务员的舅舅也是这么和她交代的。虽然理解起来还是模棱两可,但她还是记在了心里。单位部门里都是长辈,最年轻的也是80年代生人,95后的她有点无所是从。在这样的环境里,不要说交朋友了,开展一段平等的对话关系都不太容易。

  

  汇报结束,部门的人一起回到会议室开总结会。

  

  被领导批评过后的部门笼罩着低气压,负责人简单总结了一下会议内容,布置了明天的任务就散会了。回办公室的路上,张雪实在忍不住问了身边带她的王姐关于汇报会的事情。

  

  “要给领导面子啊,要不他怎么体现在活动中的存在感?”

  

  张雪怔住停了一会儿,又赶快追上王姐的步子向前走了。

  

  关于这次实习,张雪一开始还是有挺多期望的。她想锻炼一下自己的沟通能力,想了解一下体制内的工作,想要获得一些基本的行政技能。但是真实的情况是,在实习期间她只得到了修改活动方案这一个任务。

  

  这份方案由她和王姐负责,共76页,需要按要求分列为三个版本,每个版本都有各自不同的要求。第一次听到这个要求的张雪是崩溃的,她不懂同样的方案和流程为什么要这么麻烦,为什么不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放在活动的落地和具体实施上。但是她没得选,只能根据出席嘉宾信息的更新,一次又一次碰头会上内容的调整来修改这份方案,每天的工作内容也就是围绕着出席嘉宾的职位校对、活动场地准备的桌子由32张改为27张、A领导不来了替换为B领导、文件的页码居中、字体用黑体这些内容展开。

  

  让她更加崩溃的是,她渐渐认识到,除了她和王姐可能并不会有第三个人仔细阅读这本方案。这些琐碎繁杂的工作日复一日,毫无创造力,尽管她投入大量的精力,但很难从中获得任何来自他人的肯定,或来自自己的成就感。

  

  “我们必须盯好这些涉及领导的内容,剩下的出了问题也不关咱们的事。”王姐叮嘱张雪,语气里有长期做这份工作的习以为常。

  

  张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继续改方案了。她反复核对那些所谓“涉及领导”的内容,她不理解这种王姐的“习以为常”,但她决定不要多问。

  

  截止活动开幕,王姐和张雪一共改了12稿方案,消耗了4卡包500张的A4纸。直到活动开幕前一天,张雪还在改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的方案。活动结束后,她从墙角堆着小山高的方案里拿了三本准备留个纪念,但仔细想想又没有什么用,就又放回去两本。

  

  在实习之前,她对“领导”这个概念没有具象的认知,她不知道那个庞杂体系中,称谓复杂的领导们会成为她整个工作的中心,而她甚至连究竟谁是谁都来不及分清楚。

  

  张雪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想不想再在体制内工作了。她知道体制外的世界已经变得有些过快,但体制内那些复杂的规则和“习以为常”像一座山一样根基稳固,那是一个她充满困惑,却又难以适应的体系。

  

  那本方案她也没有再翻开过。

  

  3

  

  王梦涵的实习断断续续持续了4个月。她在银行实习,刚去的时候她还战战兢兢,慢慢地就熟悉了和部门里的人打交道,也能在茶歇的时候插上嘴开句玩笑。

  

  王梦涵被分派到大堂接待来银行办业务的顾客。一个如今被称为“体验人间真实”的岗位。“微笑、耐心”是上班第一天经理和他们讲的,而学会观察是她这几个月工作下来的最大感受,总的来说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实习经历。

  

  但平淡无奇并不意味着她的心里就毫无波澜。

  

  “小王啊,女孩子,也就能算半个人。”一次部门聚餐,男领导说着话倒了一杯酒。

  

  “你可不能瞧不起我们女同志啊。”其他在坐的女同事帮忙打着圆场。

  

  王梦涵当时笑了笑,嘻哈着就当玩笑的过去了。她事后总有点悔意,她一直自认为有比较前沿的性别观念,在网上很关注性别平等的议题,个人社交账号的主页上,转发了许多呼吁平权、反对歧视的信息。她以前经常想,如果遇到了性别歧视,要怎么有力地“怼”回去,但真的发生的时候,她一句话也说不出。

  

  这不是第一次了。

  

  她来到银行实习后,才发现男女在职场上的差别。同期实习生入职,如果需要见客户,经理的第一选择一定是男生。每次分配工作任务,王梦涵也会被天然地归到任务最少最清闲的那一组。她不知道这是一种职场照顾,还是一种选择性忽略。

  

  大家都对她很客气,但是她好像找不到职场竞争、争取进步的那个劲儿。

  

  “我有时候挺想争取点什么的,但是每次看到领导对我没有期待的眼神就退缩了。可能在银行,女生还是做服务工作比较多吧,我很少有机会接触核心业务的部分,更多的时候就是在大堂引流,帮助客人使用自助柜台办理业务。”

  

  王梦涵不知道这是职场的常态还是遇到的小概率事件,但是她愿意试着再提升一下自己,“我相信业务能力上来了,应该还是会受到重视吧。”

  

  但直到实习结束,她也不确定自己的业务能力究竟“上来”了没有。可能问题的根源就不在这儿,她也说不清楚。

  

  《令人心动的offer》里的三位女生似乎并没有遇到“工作中被忽视”的问题,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们走到这步,其实已经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而选手梅祯的面试中还是被问及了如何排列妻子、母亲、和实习生顺序的问题。现实生活里,大量女性都在面试中被问过类似的问题,似乎很少有人在意这是否合理,又或者即使觉得不合理也只能接受。但真的只能如此吗?实习结束后,王梦涵有时候会想起这个她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后记

  

  虽然一开始只是想聊聊大家对于实习的看法和态度,但没想到这些年轻人不约而同地流露出了一些负面的情绪:失落、沮丧、迷茫、不被理解。

  

  相信还是很多人在做着有收获、有快乐的实习工作,但现实生活有不如人意的一面,对于尚在象牙塔中的年轻人来说,实习中那些和预期完全不同的时刻,也是成长必经的过程吧。有这些时刻,才会有妥协、放弃、逆流而上的思考与选择。这几乎是长大成人后,总是要做的思考与选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