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亿在线|优亿在线科技网

懂懂日记:2020-03-30

  我在西安有一群不错的车友。

  

  上百个。

  

  全是玩沙漠的。

  

  越往西,玩沙漠的越专业。

  

  整个陕西省就很专业了,比赛动不动能拿奖,当然拿不了大奖,最大的奖一定被内蒙古人拿走了,他们从小就生活在那,有什么能比得上土生土长?

  

  我怎么结交的这群车友呢?

  

  有年进藏,夏天,因为海拔不断变化,沿途时而需要开冷风,时而开热风,我发现我的热风开不了,就是旋钮只能扭到一半,是新车,我以为是系统通病,就去论坛发了个帖子,求助。

  

  有个热心肠回复了我。

  

  他建议我把副驾驶前面的储物箱拆下来,把手伸进去,摸一下是不是弹簧卡片掉了?

  

  我不会弄呀!

  

  就加了微信。

  

  他跟我视频,教我去弄,他的意思是储物箱不是螺丝上住的,就是卡上去的,一使劲就可以拿下来,可是我不敢,怕弄坏了,就商量了一个解决方案,要不,你从西藏回来的时候,路过大西安,我帮你看看。

  

  行!

  

  这哥们是开车行的。

  

  专业做改装车的。

  

  一接触,彼此感觉都不错,玩的车型也类似,很多观点也相通,就算了朋友,他还给了我不少建议,让我不要保养的太频繁,特别是前后桥油,不要听4S店的,什么1万公里打一次黄油,按照4万、8万这个频率去打就可以了,打的过于频繁会导致压力过高,更容易损坏,车子不是开坏的,而是修坏的。

  

  我记住了。

  

  后来,把我拉到了群里。

  

  他是群主。

  

  因为我是外省的,而且有辆颜色很独特的车子,在里面很快就混熟了,我也邀请他们到山东来玩,他们也喊我去穿越秦岭。

  

  玩车的人,基本也玩摄影,也玩户外。

  

  天天在群上有各类照片、视频。

  

  这就是为什么我有这么多照片的缘故,都是从他们那边下载的,他们出去摄影还会租模特,是正经的。

  

  在车友会两类素材最多。

  

  一类就是各类景色大片,全是一手的,高清的。

  

  毕竟玩到我们这个车型的玩家,基本都是骨灰级的了,怎么也要玩车十年以上,常规线路不会去的,各大无人区,深山老林,全是这种。

  

  一类就是各类情各类色,什么样的都有,特别是本地的宝马群,我真是开了眼,那些小青年什么都录,出去唱歌也录,开房也录,一般我都仅限于看看,不会转发之类的,也不评判,毕竟我是老大哥,在里面就算老头了。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些车友会,基本都是纯爷们。

  

  没女的,自然聊的就放荡。

  

  现在,一说西安,我总觉得很亲切,毕竟天天跟他们在群上吹牛,总感觉各行各业都有朋友,比较活跃的几个还是同事,都是大学老师,有个还是学院主任,这个就有意思了,平时上班可能开个十万左右的代步车,其实家里呢?还有辆狂野的越野车,动不动跟朋友去沙漠浪一圈。

  

  反差不?

  

  偶尔,大家也聊摩托车。

  

  有个经常晒自己的VESPA,黄色的。

  

  有天,我实在没忍住,也发了一张我的,配了一句:我也有辆。

  

  大家玩的东西也差不多。

  

  讨论的东西相对比较调皮,基本不讨论正事,全是怎么玩,怎么吃,相互调侃,也从来没人去问怎么赚钱之类的,到了这个级别的玩家,都是杀猪捅腚,各有刀法,不需要学,不需要教。

  

  前天,这个群里有个车友发了个视频,是一场事故。

  

  两辆机车飙车。

  

  前面的驮了一个妹子,妹子掉了下来,被后面的机车碾压过去,妹子当场挂了。

  

  大家在讨论事故发生的原因。

  

  速度快?

  

  喝酒了?

  

  我个人觉得,就一个原因,就是驮妹子的这个男人找死,你是公路趴赛,怎么能驮人呢?驮着人也不要紧,慢一点。

  

  妹子可能是图新鲜,总是想体验一下风驰电掣的感觉。

  

  这次,体验到了吧?

  

  这些都是小年轻的,不知好歹,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把命看的很重,小心翼翼的,不挑战概率,例如昨天风那么大,走在路上我都觉得不安全,路边的广告牌随时都会砸下来,我都尽量避开高楼走。

  

  我们也玩机车,但是速度很慢,几乎不会超过80。

  

  只是体验骑,但是不体验速度。

  

  大部分时间,就只是代步,速度也就是30左右,从家到书店,几分钟,爽一下就行了,至于驮人?

  

  我从来不驮。

  

  我自己都未必能确保自己百分之百到家,我怎么能担保你的呢?

  

  何况。

  

  普通人,没有学过摩托车驾驶的人坐摩托车会有一个反向操作,例如要转弯了,我们俩应该一起朝倾斜方向倾斜身子,而坐在后座上的人呢?往往会出于恐惧反着来,车子一倾斜,身子会朝相反的方向倾斜。

  

  结果导致车子重心不稳。

  

  为什么让人紧紧的抱着?

  

  就是确保重心统一。

  

  这场事故,三方都是受害者,不仅仅是赔偿的问题,而是脑海中时刻有个念头,我曾经杀过人,前面一个是把女孩颠掉了,后面一个是把女孩碾压了。

  

  我把这个视频转发给了包子铺。

  

  包子铺是个青年,特别喜欢拿机车钓女孩,每次活动他都驮个,女孩也喜欢机车男人,总觉得他们是风一样的男人。

  

  不要去挑战概率。

  

  包子铺曾经是个大学生,不知道听了谁的讲座,说创业要下潜,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降维打击,我一个大学生开包子铺,不打的同行屁滚尿流吗?

  

  这样的先例的确有,例如烟台的那个玄兴包子,前身就是俩大学生做的,天天排队,后来的这个老板路过,觉得这个生意咋这么好呢?给转过来吧,后来全国几百家店。

  

  我发了视频后,包子铺给我回了一句:今年一次都没骑,前几天打了打火,没电了。

  

  我问,最近没泡妞?

  

  他说,压根没朝那方面想,愁死了。

  

  我问,咋了?

  

  他说,房东也不免房租,现在一直也不让开业,只搞外卖,一天蒸不了几笼,前几天准备开,看餐饮群上有被钓鱼的,又没敢。

  

  我问,怎么钓?

  

  他说,就是不允许开,你偷着开了,逮着就往死里罚。

  

  我看他,也基本偃旗息鼓了。

  

  使我想起了那个意大利留学生,回来时,非要做本地最正宗的西餐,让你们尝尝真正的意大利面,那些牛排店做的叫啥啊?跟泡面似的。

  

  头几个月,还凑合。

  

  没多久,中午也做外卖了。

  

  不仅仅做西餐外卖,中餐外卖也做。

  

  又没多久,关门了。

  

  包子铺,也是理想主义者,总是试图打造本地最干净、最标准的包子,酱油都只用味达美,肉全是金锣的,就连大白菜都是从寿光直发的,透明厨房,透明到什么程度?

  

  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挂店门口:我就是这么有良心。

  

  多少面,多少水,多少肉,多少菜,多少盐,全部都是量化的,跟做化学实验似的,我怎么决定交往他的?

  

  就是因为他讲了这些。

  

  我觉得,这小子有点意思。

  

  去看看吧。

  

  真去吃了几次,我觉得缺点事,怎么讲呢?

  

  县城人对蒸包的理解,还是大个头的,不规则的,甚至有抱着啃的感觉,你弄的太小,太工整就觉得缺灵魂,这就如同天津有小店的狗不理,也有装修的类似肯德基的狗不理,装修的越工整的人气越不行。

  

  我觉得,你这种理念做西餐是可以的。

  

  标准化。

  

  做高端中餐,也可以。

  

  但是,在县城做餐饮,就不可以,县城人追求的还是老家的味道,量大的问题,不喜欢这些袖珍的玩意,你看馒头就知道了,哪有小馒头?一个怎么也有光盘那么大。

  

  时间久了,我把他的这套说辞就理解为了祥林嫂。

  

  逢人就说。

  

  潜台词是,你别看我们生意不大好,但是我们有高度,之所以生意不好,是因为本地人还没达到这个消费水平。

  

  凡是贩卖这些理论的年轻人,都有一个共性。

  

  就是能哄来钱。

  

  这个钱,不是消费者提供的。

  

  而是周围朋友。

  

  觉得你这个理念真不错,投点吧。

  

  他那个店,之所以还在硬撑,只是他不好意思承认失败了,你要听听他讲讲这包子,那学问大了……

  

  讲故事的天才。

  

  我们周边很多朋友都是他的股东。

  

  他自己是零成本创业的。

  

  拉朋友入股是双刃剑,玩好了,股东就是最大的客户,玩不好,朋友全让自己得罪了,拉朋友入股有个前提,就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即便失败了,我自己担着。

  

  我认识的朋友里,把这个模式玩的最好的就是吕剑锋,他搞了个茶叶品牌叫后月,很小众的高端品质茶,光股东几十个,每个股东都很有能量,包括北大清华的一些教授,股东就是最好的客户和推广者。

  

  原因是什么?

  

  大家相信他,觉得他能做出好东西。

  

  他为什么能做出好东西?

  

  他太懂茶叶了。

  

  包括一些茶叶大家,都常驻他那边,上次我去玩耍时,那个著名的台湾茶叶大王就在他那边,做一些茶叶到台湾。

  

  这种的前提是什么?

  

  你有真本事。

  

  你有好货。

  

  那么可以把客户转化为股东。

  

  我对“包子铺”这兄弟的理解就是初心不错,理念不错,想做包子领域的肯德基,大家之所以投资他,是觉得这家伙人不错,理论也不错,也很有品味,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女人,别的没啥。

  

  但是,他骑虎难下了。

  

  包子铺为什么不能高大上?

  

  因为,一高大上就贵了。

  

  你看看本地那些包子铺都在什么地方?恨不得零成本运营,主要消费群体还是农民工,莒县有个八喜笼包,一个有猪头那么大,很便宜,偶尔我们也去吃,一屋子全是农民工。

  

  10块钱就吃饱了。

  

  而到你这里来呢?

  

  怎么也要30块钱。

  

  他没跟我深度谈过心,我也没法多说,若是这是自己的弟弟,我就帮着做一件事了,把所有的投资原本回去,告诉大家,我亏了,但是我也收获了经验,我把本金退给大家。

  

  你这个信誉度,又高了。

  

  陈六子不是说过嘛,人什么时候都能失败,就是第一单生意不能失败。

  

  失败了,人们对你的认识就有惯性。

  

  干啥,啥不行。

  

  包子铺现在的打算,可能是想趁疫情,顺势倒下。

  

  看,不是咱的包子模式不行。

  

  是大环境不行了!

  

  拿钱容易,退钱难……

  

  这些,咱都不能多说,说多了,惹人生气,你管的真宽,何况谁不要脸?要脸是需要实力的,现在年轻人很喜欢玩这个模式,我之前那个司机已经众筹了接近20轮,年前众筹每人1000元,他要去卖烟花,结果今年烟花禁放,我也投了他1000元,没影了,他说烟花没卖了,放仓库了。

  

  从司机身上,我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只要你敢筹,无论你筹多少轮,都有人参与,而且不管你之前没有返款之类的,那些貌似不重要。

  

  反正,只要你伸手,就有人给。

  

  神奇不?

  

  我那个司机做的第一单众筹,也是包子铺。

  

  开了没多久,倒闭了。

  

  后来还有个消毒柜,送给了我。

  

  当时我多说过一句话,生意倒闭了,你别这样处理财产,全送人了,而是应该积极变卖,哪怕20万最终卖了2万元,你也挨着退给大家,代表结案了,而你总是用另外一个方式去结案:没事,下次发财了,我不会亏待大家的。

  

  可能大家没往这些方面研究。

  

  一座城市里,酒吧、餐饮、奶茶店,都是众筹的高发区。

  

  次日中午。

  

  包子铺问我:在哪?

  

  我说,在书店。

  

  他说,中午我过去找你。

  

  我说,欢迎。

  

  他说,我刚上了一款海鲜包,你尝尝。

  

  我说,行。

  

  中午,来了,还带了一个哥们,那哥们开了一辆长城H9。

  

  有虾仁的,有墨鱼的。

  

  墨鱼的就是整个面也是黑的,就是用墨鱼汁和的面,吃过以后,感觉中规中矩,没有太独特的点。

  

  他说,董老师,你吃的多,你提提意见。

  

  我说,墨鱼面适合做水饺,做蒸包还是有点吓人,墨鱼水饺毕竟这么多年了,大家逐步接受了,而蒸包呢,一发酵,总觉得有点不伦不类的。

  

  他说,目前只是尝试。

  

  我说,还有就是海鲜需要再次处理一下,目前吃着感觉还不错,但是闻着还是有一股鱼腥腐烂的味道。

  

  H9抢着说:我也这么觉得。

  

  包子铺谈了谈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配方、标准化,只是县城这个舞台不大行,他甚至想做成全国最有名的蒸包实验室。

  

  最好看的,最好吃的。

  

  专门走研发。

  

  走培训路线。

  

  卖配方,卖技术,卖标准。

  

  不知谁给他出的主意,是不是上次我介绍他跟刘威认识,刺激到了他?刘威专门做小吃培训推广的,就是发掘小地方好吃的东西,然后全国招徒弟培训,我们本地有个很牛B的凉皮店,老板原先一天赚1千,现在一天赚3千,其中2千是刘威分给他的,我不是写过嘛,过去我路过那里,老板要很虔诚的喊董老师,还问饿了没?要不要来份?不要钱的,现在我路过,他竟然敢喊我小懂懂了,翅膀硬了。

  

  包子铺应该是想走这个路线。

  

  他应该也是被这个圈子震撼到了,特别是鸡哥那种小作坊式的小店都发了大财,不是几百万的赚了,而是更大的数量级,包子铺是不服气的,我这个如此的标准,如何的口感,哪点不比你们强?

  

  你们怎么培训?

  

  少许、适量。

  

  而我这个是精确到几克几克。

  

  不过,我倒觉得包子铺是很适合做培训的。

  

  他说的头头是道。

  

  天生的催眠者。

  

  他说,这个海鲜为什么有味?就是我跟后厨讲的流程,他们没有严格遵守,我特意叮嘱要增加一道除腥,他们肯定没有执行。

  

  我问,他们跟着你干活,是凭自己的手感,还是你给规定好了量?

  

  他说,我是给规定了量和流程,但是他们动不动就随意了,总觉得凭经验倒上一点就行了,不会按照我的要求称重之类的。

  

  我说,缺少工匠精神。

  

  他说,中国没有工匠精神,即便有,也只是有些匠人而已,你看德国工业为什么那么发达?但是你听说德国有几个有名的工匠?德国工业崛起确立了工匠精神的现代意义,日本超精密工程,比较强大,是跟德国学习;瑞士也从德国学习了制造的奥秘,你看,瑞士的精密制造,都是在德语区。

  

  我问,那你没总结总结,德国工匠精神是什么?

  

  他说,就是秦始皇那一套,统一度量衡,德国的计量体系是精确和完整的,就是干什么都是有统一标准的,换个人依然是这个标准,你看中国也有不少有名的工匠,但技术都是固化在匠人脑海中,缺乏计量手段进行表达的传统,工匠没有尺寸精度,没有计量手段,只有视觉、感官精致,我们说的日本的那些“工匠精神”也不是现代的工匠精神,现代的工匠精神不是职业操守,而是以计量做基石的工业体系。

  

  我说,你做培训有个最大的短板,就是没有足够多的客户,人家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学这门手艺,而是为了如何赚钱,只有你自己的包子铺很火,他们才会来学习的。

  

  他说,这点我是明白的,但是,也不全然如此,鸡哥的店还开吗?不来学员他都不开门,偶尔做个鸡也只是给学员尝尝,很多人其实只是想学门手艺。

  

  我问,你现在把包子全流程都标准化了?

  

  他说,是的,每一道工序都是我反复实验的,甚至能出本书了,包子铺想要生意好很简单,把价格降下来就是了,不赚钱,赚吆喝可以不?吃过我们家包子的,还很少有说不好吃的。

  

  我说,我吃着,还是略咸。

  

  他说,这个没办法,我一做淡了,他们就嫌没盐味,本地人就是口重。

  

  我问,最初是想做加盟?

  

  他说,最初是想在县城开一家,去临沂开一家,去青岛开一家,然后省内直营,省外加盟,包子铺投资不大,加盟是比较容易做的,但是咱受知名度、资金量的制约,一直没扩张出去。

  

  我说,想学《大染坊》里的陈六子。

  

  他说,那是我的超级偶像,我每年都会看一遍《大染坊》。

  

  我说,那还不如去找作者聊一下。

  

  他问,能见到吗?

  

  我说,已经晚了,鼻癌去世了,壮年,很惋惜。

  

  他问,董老师,你如何评价《大染坊》?

  

  我说,我是职业读者,看这些书肯定就觉得缺了点事,就是人物过于扁平,主人公全是外挂模式,我还是喜欢读一些有普通经历的名人故事,这么说吧,陈六子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他说,我觉得是存在的。

  

  我说,优秀的商贩是存在的,但是如此一直开挂模式的,不多,另外,他更多的是“伎俩”,是战术,而不是现代商业之道,现代商业之道越来越简单了,甚至不需要考虑销售了,就是你把产品做好就足够了,别的,都有人来帮你做,你看苹果手机什么时候搞过促销?国内各大卖家抢着签约。

  

  他说,我包子就是这么定位的。

  

  我问,你没出去吃吃人家的?

  

  他说,我吃过不下300个品牌,我觉得还是我们家的好吃。

  

  我说,别人也这么认为才是关键。

  

  他说,我有这个信心,我在手游里的ID就叫陈六子。

  

  我说,《大染坊》在我个人看来,还是略水的,应该是有一定的人物原型,然后作者本身一定做过生意,把自己积累以及学到的商业之道作为台词穿插进去了,古代小说都是这么写的,塑造了一个绝对逆袭的形象,甚至是无师自通的商业奇才,可以理解为,懂懂写了一个农村小子,一天学没上过,在互联网时代成了自媒体大V,粉丝千万,自媒体领域的二驴。

  

  他说,在我看来,比你推荐的《遥远的救世主》还要好。

  

  我说,从故事的完整性、连贯性、真实性来讲,《大染坊》都是更胜一筹的,《遥远的救世主》选的叙事题材太小,一群农民工去做世界级的音响,就是你要输出的理论太高,你的论据太低,当时赵德发老师在写《人类世》的时候,我也谈过类似的观点,人类世是地质历史用词,是一个以万年为计算单位的时间段,倘若咱选的人类对地质历史改变的例子太小呢?就容易头重脚轻,例如拿我们村开采荒山来举例,讲述了人类对地质历史的改变?那不行,赵德发老师选的都是大点,例如要消失的岛屿,以及填海建楼。

  

  他问,你觉得《大染坊》与《遥远的救世主》哪个作家层次更高?

  

  我说,《大染坊》的作者可以称为企业家,就是有一定的商业见解,但是还局限于术,没有得道,真正得道了就没有术了。丁元英肯定比陈六子更上一层,悟道了,但是,作者未必悟道,作者是仰望式写法,写的是自己的偶像,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叔叔,自己的男神,很多观点都是耳濡目染或可以理解为道听途说。陈六子呢,是懂懂写的懂懂,丁元英呢?是儿子写的懂懂。

  

  他问,你知道这两个作者的背景不?

  

  我说,知道,这类书,为什么叫座不叫好?因为文学性差了一些,但是有精神开导的作用,所以市场销量非常好,但是评不上奖,这类作品一定是从商人士写的,商业天才都是天生的催眠大师,你看美国总统为什么上来就是一顿眼花缭乱的操作?因为他是个商业天才,他做什么都是从商业的角度去分析。

  

  他说,这次疫情把他打趴下了。

  

  我说,不要这么想,那毕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才是真正意义的消费作为主导的国家,我们是外贸、基建作为主导的,我们其实是发达国家的服务者,若是想我们过上好日子,必须要祝福他们更强大。

  

  他问,你觉得组织越野自驾如何?

  

  我说,现在很多搞的。

  

  他问,商业式搞法呢?

  

  我说,也很多。

  

  他说,今年我有个想法,就是我买辆霸道去越野,然后店里交给别人管理,然后通过把粉丝转化为培训学员来实现盈利。

  

  我问,现在霸道有吸引力吗?

  

  他说,还是很不错的。

  

  我问,新的久的?

  

  他说,我朋友的朋友有辆2.7排量的,15款的。

  

  我问,卖多少钱?

  

  他说,33万,一共跑了6万公里。

  

  我说,对于霸道而言,这就算准新车。

  

  他说,嗯,没有越野史。

  

  我说,那这车够保值的,当时才卖30万出头。

  

  他说,现在就这么个价,玩几年还能卖这个钱。

  

  我说,实事求是,我看不大懂今天的粉丝经济了,前段时间看了一场直播,真是太疯狂了,几万几万的刷。

  

  他说,几万都算少的。

  

  我说,你喜欢就试试。

  

  他说,我比较喜欢霸道。

  

  我说,但是,也只能是适度越野,这个车排量太小了,小马拉大车,去西藏,你把油门踩到底也不走,沙漠就更不用提了。

  

  他说,我觉得应该还可以,我在论坛上看到不少开着进藏的。

  

  我说,去是能去,只是缺点事,油耗也高。

  

  他说,开霸道就不在意油耗了。

  

  我说,你开了就知道了,我过去从来没在意过油价、油耗,最初跟着大部队一起玩耍时,他们总是讨论油耗,我就觉得好惊讶,你们都是有钱人,大G都开得起了,在意什么油耗?后来?我也在意了,我现在都很少开陆巡出去了,人家猛禽13个油,咱十五六个,再油箱更大,结果加油更频繁。

  

  他问,猛禽这么低?

  

  我说,是的,很意外吧?加一次油跑1000公里很轻松。

  

  待他们走后,我在想。

  

  想成名的人越来越多,那么?

  

  能成名的人就越来越少!

  

  20年前,你在论坛,只要坚持写,你就是名人,谁写谁都能出名,王通就是那个时候出道的,当时还不到20岁,他有个观点,你只要坚持写,天天写,你的名字天天见,你就是名人。

  

  今天?

  

  你写写试试?公众号数百万个,你能说出10个很有名的吗?

  

  很难!

  

  开霸道怎么成名?

  

  每天一个小连续剧,开着霸道去泡妞,每天泡一个妞。

  

  那绝对可以。

  

  当年,有个超级写手怎么一夜成的名?

  

  就写了一个类似的连载,天天醉生梦死,纸迷金醉,不说别人,我们口味这么刁钻的一群写手都被迷的不要不要的,那时我跟小躺老师一起出差,当时他是我的编辑,现在是出版社社长了,小躺老师到了酒店房间第一件事干什么?急忙开电脑,看连载,追剧。

  

  能把色写的不淫,绝对是很高很高的境界。

  

  是吧?宝贝!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优亿在线注册网,优亿在线娱乐指定注册网,十年麒麟网旗下推出优亿在线,优亿在线科技网为您推荐最新优亿在线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