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创资讯-游戏资讯-互联网资讯

工业互联网:历史进程中的CFO

  前段时间明星中概股瑞幸咖啡因为造假问题站在了舆论的聚光灯下,虽然公司把“锅”甩给了COO刘剑,但处于管理核心的CEO、CFO都难辞其咎。

  S5S2%Z~[DT2A{IQA4G_VH{Q.png

  而在离钱最近的投行圈子里同时流传着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瑞幸的CFO Reinout Schakel,曾在瑞士信贷工作,而瑞幸董事长陆正耀的女儿目前就在瑞士信贷投行部就职,两人关系不一般。”

  

  在瑞幸的故事里,CFO是一个神来之笔。这位荷兰高材生曾担任香港渣打银行执行董事一职,并于瑞士信贷及普华永道任职多年,拥有超过十年的私募股权、债务融资以及并购业务经验。用前阿里巴巴CFO、现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的话说,这位CFO是“超配”的。

  

  但如今,故事情节急转直下,可以肯定的是CFO的高光时刻业已灰飞烟灭,等待着他的是更严格的监督与投资者审判式的灼热目光。

  

  瑞幸咖啡CFO Reinout Schakel

  

  首席财务官,这个位置不好坐。

  

  虽然不像CEO那样需要在前线冲锋陷阵,但CFO掌握着公司的资金命脉,是军师,是管家,是攘外安内的绝对力量。也正因为这一职位处于权力的中心,其所承担的风险常人难以想象——坐牢背锅、身败名裂的CFO数不胜数。

  

  再加上大多数CFO都是职业经理人背景,与创始团队有着天然的“隔阂”,在CEO身边伴君如伴虎,CFO往往需要花费更多的心思在财务之外。尤其是过了狂奔上市的阶段,CFO的职能从对外转向对内,他或许会成为CEO裁撤业务、重配权力的一把刀。

  

  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从2018年前后的第四次中概股上市潮到现在,造富运动早已结束,资本狂欢也陆续落幕。新经济公司们起起落落,而伴随着公司的命运跌宕,CFO们也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成为宠儿,有人沦为弃子。

  

  “CEO”宋江与“CFO”吴用

  

  历史使命

  

  小米的前任CFO周受资被雷军称为“小米第二帅”,当时这个昵称被解读为两层含义,一是颜值,二是在小米的地位。

  

  作为空降的高管,周受资的履历堪称完美——1983年出生,来自新加坡,在新加坡空军服完兵役后进入伦敦大学,2006年毕业后直接进了高盛,担任投行分析师。离开高盛后他先去读了个哈佛,又跑去Facebook任职。2010年6月,27岁的周受资加入DST并担任合伙人。在DST期间,他主导或参与了DST对京东、陌陌、滴滴打车、小米和今日头条(字节跳动)的投资事务。

  

  当时为了接触到雷军,周受资先是通过自己的关系网,认识了几位被雷军投资过的创始人,再通过这些创始人的引荐,最终在2011年3月成功见到了雷军。2011年9月,周受资安排DST创始人米尔纳等人拜访小米公司,最终谈成了5亿美元投资小米7%的股份。一则未经证实的传闻是当时在DST投资小米的案子中,周受资在估值定价环节起到非常重要作用,因此被雷军赏识。

  

  2015年7月1日小米任命周受资担任首席财务官,成为当时小米最年轻的高管,之后又成为公司执行董事。

  

  2018年,小米成功赴港上市,成为港交所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作为CFO的周受资自然功不可没,他也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但就在上市20个月后,小米却换掉了这位“第二帅”CFO。4月10日傍晚,小米集团公告,小米总裁王翔代理CFO一职,国际部总裁周受资不再兼任CFO,将专注小米海外市场业务。这意味着,在执掌小米财政大权5年后,周受资正式卸任CFO。而小米对于新CFO尚未有合适的人选。

  

  “第二帅”周受资与“第一帅”雷军

  

  周受资CFO职位的卸任引发了一个小思考——市场中很多拟IPO或刚刚完成IPO的公司中,CFO此前多为投行或投资背景出身;而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业务体系复杂的公司的CFO反而更多是企业工作多年或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背景出身。

  

  当公司处于不同的阶段,从“找钱”到“管钱”,历史进程中的CFO自然会有变化。

  

  百度CFO余正钧最早在安达信工作(安达信为安然财务造假事件被牵连倒闭的原“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后被并入普华永道,蔡崇信也曾在这里就职);

  

  腾讯CFO罗硕瀚曾先后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香港、广州、深圳三地的分所担任审计业务高级经理;

  

  阿里巴巴CFO武卫曾为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分公司的审计合伙人;

  

  京东9月即将上任的新CFO许冉曾在北京普华永道担任审计合伙人,现任CFO黄宣德则曾在纽约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经理。

  

  再来看开近年来狂奔IPO的新经济公司:

  

  美团CFO陈少晖曾就职于高盛投资银行部、摩根士丹利直接投资部和经纬创投中国,可以说是标准的投行人出身,在加入美团点评之前,陈少晖曾任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执行董事、腾讯投资并购部助理总经理。

  

  新氧CFO于敏此前是德意志银行AG香港分支副总裁;蛋壳公寓CFO Jason Zhang于2007年至2019年在花旗环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任职,最后一个职位是中国投资银行部(China team)董事总经理兼首席运营官。

  

  而趣头条此前的CFO王静波曾就职于德意志银行,任投资银行部副总裁。接替他的朱小路曾任职于高盛。在加入趣头条之前,朱小路是氪空间的首席财务官,同样是一家需要融资输血的新经济公司。

  

  荔枝、慧择保险、青客公寓、赤子城……这一波飞速冲刺上市的公司中,投行背景的CFO已成为标配。

  

  美团CFO陈少晖(左二)与王兴(左三)

  

  融资、上市是诸多新经济公司CFO的第一使命。不过,即使CFO手眼通天、能力超群,他们有时候也很难力挽狂澜。

  

  去年11月中金前董事总经理、汽车行业首席分析师奉玮接替谢东萤出任蔚来CFO,掌管公司财政大权。头顶顶级投行光环,奉玮自加盟蔚来之日起就担负起为公司融资保命以及改善经营效率的双重重任。

  

  进入2020年一季度,蔚来在融资方面捷报连传,先是在2月和3月分别公告启动两轮合计超4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同时,公司在2月还宣布了合肥市政府将向蔚来投资100亿元人民币,建立蔚来中国总部项目。

  

  但一个能干的CFO很难真正地拯救公司。蔚来又一个季度的负毛利经营,让奉玮的工作看上去多少有些尴尬。对蔚来来说,外部融资只能解一时之渴,只有通过内部经营实现充分的自身造血能力,才能使公司经营好转。

  

  电影中年轻有为的投行人士

  

  分手快乐

  

  能完成使命的CFO成为宠儿,完不成了或许就会成为弃子了。但绝大部分CFO都是嗅觉灵敏的“人精”,公司与CFO之间从来都是双向选择。

  

  许多刚刚享受完IPO高光时刻的CFO陆续离职——

  

  2018年4月,360 CFO姚珏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职务。在公司董事会聘任新的财务负责人之前,暂由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周鸿祎代行财务负责人职责。

  

  有着“互联网财务一姐”之称的姚珏1999年就已经是搜狐财务总监,2006年到2008年担任奇虎360财务总监,2008年起担任奇虎360财务副总裁,2012年成为联席CFO。她分别经历了搜狐IPO与搜狐并购、奇虎360挂牌美国,奇虎360私有化,360借壳重组上市。

  

  “近段时间,姚珏跟我表示因为个人原因想休息一下时,我感到很突然。”周鸿祎说,经过几次长谈后,自己理解了姚珏,尊重她需要歇息休整的愿望。

  

  对于姚珏的离职,性情中人周鸿祎深感遗憾,他还发布内部信称姚钰把最美好、最宝贵的年华献给了360。

  

  原360CFO姚珏

  

  最近,趣店CFO杨家康也离职了。在助力趣店IPO之前,2008年,杨家康带领考试测评服务公司ATA在美国挂牌上市;2010年,杨家康再次带领手机软件平台公司斯凯网络登陆美国资本市场;2014年,杨家康成功帮助百奥家庭互动实现港股IPO。

  

  1979年生的杨家康在十年内完成了四家公司IPO,行业涉及智能评测、游戏、儿童娱乐、消费金融等多个不同的领域,他的经历堪称业界传奇。

  

  而另外一些公司CFO的离职没有这么多故事,公告中短短的几行字轻描淡写了CFO的来去。

  

  映客上市9个月后,CFO李劲离职;微贷网上市8个月后,CFO李晋翔离职;1药网母公司111集团上市6个月后,CFO徐伟豪离职;虎牙上市不到两年,CFO沙大川离职……如涵也换了CFO,拼多多换了财务负责人。

  

  原趣店CFO杨家康

  

  CFO的无故离职,常常被视为公司经营状况的预警灯。如果一家公司的CFO频繁变动,那十有八九这家公司有“问题”。

  

  2018年9月,流利说赴美上市,其CFO余滨在加盟流利说前,余滨曾任星空传媒CFO兼执行董事、旭创科技CFO、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土豆集团CFO。但上市之后,这位CFO盘算着离职之路。

  

  余滨提出辞职是在2019年的8月,即Q2财报公布之时,因为付费用户下降较快、亏损扩大,当天股价被重挫31%。今年1月,余滨辞职,但将继续担任公司财务顾问。过渡期间,流利说董事长兼CEO王翌将暂代以及监督公司财务事宜,直到找到合适的新CFO。

  

  而本月途牛发布年报,公司亏损同比扩大272%至7.294亿元人民币,股价跌破1美元,创历史新低。同时,途牛CFO辛怡辞职。途牛方面表示,公司已开始寻找新的首席财务官。

  

  在前任的鉴坑指南下,公司能不能找到新的CFO就不好说了。

  

  比如2018年聚美优品CFO离职后,CEO陈欧就兼任这一职位到现在。据说许多四大的高级职位人员接到猎头电话,但都委婉拒绝了面谈的邀请。

  

  当然,大多数情况下CFO和公司的分道扬镳都被挂以“个人原因”“家庭原因”,然后彼此互道珍重。但事实上,分手时候丧失风度的案例也不是没有。

  

  2014年毕士钧履新暴风集团CFO一职,全面负责暴风集团的财务、证券、投资方面的工作,一年后暴风集团成功实现A股上市。但在2017年,毕士钧就从暴风集团抽身而去。

  

  2019年5月深交所发布《纪律处分事先告知书》送达公告称,毕士钧在担任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期间,存在涉嫌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拟对毕士钧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但暴风却反馈说集团无法与毕士钧取得联系。

  

  形同陌路的感觉跃然纸上。

  

  成为CFO

  

  关于CFO的误解其实很多,一位不具姓名的CFO向「资本侦探」简要概括了其工作的核心:

  

  在实际工作中,CFO除了人们所熟知的对企业日常财务工作(资金、记账、报表、税务等传统财务工作)进行管理外,其更重要的一部分工作职责,还包括企业的经营管理分析、全面预算管理、业绩考核以及企业投融资等相关工作。

  

  其中,企业的经营管理分析、年度预算管理以及业绩考核,更多的是体现CFO的内部管理职能。

  

  对于一家成熟的企业,公司管理层(通常指CEO及业务条线负责人)通常会在业务层面进行多元且分层次的战略布局,而在业务层面之外,CFO则会在充分理解公司业务战略方向的基础上,在资金方面匹配相对应的策略。

  

  而年度预算管理就是根据公司整体的战略以及各业务线拆分的战略,公司财务部门对各业务线其分配相应的资源以及制定对应的业绩指标。

  

  举个例子,公司制定下一年收入整体增长30%,但具体30%增长是从哪些业务线来需要按照具体情况拆分。同时,公司针对30%的收入增长,并不能不计代价的投入来换取,如果费用仅增加20%,那这20%增加的资源同样要合理分配到最能带动增收的业务上。而以上分配过程的合理与否,则体现CFO的综合管理水平。

  

  在预算制定完成后,财务部门同样需要定期监督各业务线的执行情况,并制定相应的激励措施,也就是绩效考核。对于超额完成的部门给予合理的奖励,而对于超计划亏损部门则应及时止损。

  

  公司预算管理和绩效考核实际上是各业务条线业绩的事前管理以及事后监督,两者缺一不可。

  

  例如之前淘集集之所以在疯狂扩张的同时,瞬间出现资金链的断裂,也是由于公司只关注业务数据等增长指标,而忽略了与之对应投入资源的管理,因此导致资金链在极短时间内断裂。

  

  在预算管理及绩效考核之外,企业的月度及年度经营分析,则是各业务线在一定时间内反映在财务数据上的好坏。公司是赚钱还是亏钱了,赚的和亏的到底是从哪些业务线而来,各业务线对公司收入费用等贡献比例等。公司管理层会基于经营数据,对各业务线进行动态管理。

  

  “因此,实际上我们每年季度或每年看到一家公司的财务报表,并不是企业闷头干一年到年底一算账有多少是多少那么简单,而是在一个持续的业务执行-数据分析-调整的过程后,最终产生的。”

  

  除了内部管理职能外,很多大企业的CFO还需要帮助企业规划投融资相关工作。

  

  公司在自身经营资金不能满足需求的时候,CFO需要帮助企业进行股权及债权相关融资(私募融资、IPO上市融资、银行融资等);在自有资金富裕的情况下,CFO需要根据企业战略需求向产业上下游公司进行投资等。

  

  也正是基于CFO在企业中多层次的工作职能,目前很多处于不同阶段的公司在选择CFO的时候也会有所侧重。

  

  对于处在高速发展期的Pre-IPO阶段公司,在选择CFO时更多是偏好外资投行及PE背景的人选,因为公司在这个阶段更需要的是持续融资以及在IPO过程中可以更好的将公司展现给资本市场。

  

  而当公司完成上市且进入平稳发展阶段,公司则更希望CFO拥有丰富的财务管理经验,从而使公司在发展的同时能够保证高效的盈利(或亏损的减小)。

  

  阿里巴巴前CFO蔡崇信曾在湖畔大学讲述了他眼中的“CFO三重境界”:

  

  第一重是基本功,CFO要对于一家企业的财务状况、收支平衡,有着充分的认识,并能和CEO畅快地沟通,辅佐企业运营不在资金这件事上掉坑里。

  

  第二重是风险管控,这里的管控不光是CEO踩油门向前冲,CFO帮忙踩刹车,别让财务失控。更重要的是CFO不光要能帮CEO“恐惧”,还要帮CEO“贪婪”,帮助CEO下决心,算明白,拿着大筹码去下注未来。

  

  第三重则是“资源调配”,不光是钱,人力资源也是资源,物力资源也是资源,影响力资源也是资源。真正能成为CEO左膀右臂的CFO,最重要的能力是像CEO一样思考问题,具备宏观视野,透彻理解业务。

  

  蔡崇信与马云

  

  铁打的CEO,流水的CFO。但如果做到了CFO的极致,这个角色也会成为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张勇、曹国伟、陈生强、井贤栋、古永锵……这些CFO最终都走上了CEO甚至董事会主席的职位,开启职业生涯的全新蓝图。

  

  只是他们的实力与运气都太过特殊,在公司与商业环境风云变幻的历史进程中,更多的CFO们正埋头计算着企业与自己的未来,瑀瑀前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