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创资讯|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

优亿在线_我想赚钱,_我想发财

  优亿在线_我想赚钱,_我想发财 微信上,大明给我转了1000元。

  

  我没收。

  

  他问我,优亿在线老师,我能去找你不?就耽误你十分钟。

  

  我说,我没在家。

  

  找我越急的,我越害怕。

  

  因为,都是疑难杂症,而且多是沉船状态,一不小心, 就顺手把我带上了。

  H{}JM78%_RDMNVXWFO1@}`O.png

  他是干修理厂的。

  

  有过两次高光时刻。

  

  一是曾经做过定点修理厂,整个机关单位的车辆有五大修理点,他是定点之一,开修理厂是要维护社会资源的,例如是谁把机会给你的,这个是需要重点维护,可不是送点酒送点肉的那么简单。

  

  还要维护所有的司机。

  

  定期请客。

  

  当少爷伺候着。

  

  二是做过汽车装潢,是本县干的比较早的,跟4S店合作,直接送卡,说是持卡到这个店可以送一套脚垫,直接去领就可以了。

  

  一去领,一系列的推销就跟上了。

  

  办张洗车卡吧?

  

  贴个膜吧?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在两大主业不大景气之后,他又开始做保险,反正一条龙服务吧,很会来事,我记得那次理赔是4000多,修车花了不到一半,等于赚了一半,定损、修车都是他来做……

  

  我是修车认识他的。

  

  他对我也很感兴趣,毕竟当时我属于重点客户,我有四辆车在他们营业部投保的,包括日常审车都是他们主动帮我,打电话问我有空不?帮着开去审完了再送回来。

  

  他做的业务,基本都是关系类。

  

  这些年,逐渐都萎缩了。

  

  公车改革了,单位没有那么多车了,修理厂也多了,而且还有4S店存在,领导也不想在这些事上捣鼓油水了,反而是力求安全,那么会跟最优秀的合作,能进4S店就进4S店。

  

  汽车装潢呢?  优亿在线_我想赚钱,_我想发财

  

  那些老店基本都死了,被一些高大上的新店所颠覆了,这些新店洗个车就能颠覆你的认知,哇,原来车可以洗的这么安静。

  

  保险?

  

  越来越透明,而且不少修理厂老板因为联合诈保进去了。

  

  一句话,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可能是他不死心,直接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有没有空,他想见见我,十分钟就行,我还是那个担心,我怕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不想听,全是负能量。

  

  我问,有什么事吗?

  

  他说,我有个生意,想听听你的看法。

  

  他大体一说。

  

  我明白了,不是破产了,不是出轨了,不是要跳楼,那可以一听,至少不是负能量,对不?

  

  来了。

  

  把系统自动退回的那1000元装信封里了。

  

  跟我推让了老半天。

  

  我坚持不要。

  

  我现在比过去狡猾了太多。

  

  有点像那些当久了的BOSS,越是老BOSS越清廉,所谓的清廉是指,不在小人物身上拿钱,例如下属的、老家的、小商小贩的,一律都不要,能给办的事,全是义务办,不能办的就直接告之。

  

  拿什么样的钱?

  

  一是,白手套,去做生意,自己赚。

  

  二是,超大户,例如一次分红数百万的。

  

  所以,你说你送给他们20万,他们会要吗?

  

  绝对不要。

  

  你说,你求睡,他们睡吗?

  

  绝对不睡。

  

  因为,你是不安全的。

  

  坐下,开聊。

  

  他问,优亿在线老师,我能组织人去拉萨不?

  

  我说,可以。

  

  他说,我发了个朋友圈,说要去拉萨,无数人想一起。

  

  我说,去拉萨,在县城还是比较新鲜的,99%的人是没去过的,而且这一生应该也不会去的,但是内心可能想去。

  

  他问,怎么收费比较合适?

  

  我说,若是熟人,最好的方式是AA。

  

  他问,路上安全不?

  

  我说,说的轻松一点,拉萨就是广州,是一个省会城市,不存在什么安全不安全的问题,一马平川。说的困难一点,每年都有不少人死在进藏路上。这是一个小马过河的问题,几条进藏线我都走过,包括最危险的丙察察以及海拔最高的新藏线,我个人的感觉是,没啥,若是让我开车进藏,我可能什么都不会准备,开车就去了。

  

  他问,若是想赚点钱呢?

  

  我说,那我不建议搞,因为大家回来会觉得,不值,最终会在内心骂你,在饭局上骂你,在进藏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是,要么自己去,要么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去,别的不要想。

  

  他说,我看你们组织过进藏,貌似收费很高。

  

  我说,群体不同,针对我自己的读者,我每个人收2万元的服务费,我陪大家玩耍一段时间,大家是可以接受的,例如我带队出国,我都是这么定价的,人均基本成本+2万,倘若我在县城组织进藏呢?我说每人收1000元的服务费,等回来,他们也能把我钉在耻辱柱上。

  

  他问,若是跟旅行社合作呢?

  

  我说,那可以的,但是要提前发布标准,吃什么,住什么,大家先认可这个标准再报名,你从报名费里抽提成,这些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肯定也是一地鸡毛,因为旅行社出行,满意度从来都是很低的,若是旅行社已有的线路,例如在拉萨那边有地接团队,那么一定会进购物店的,体验很差,坑蒙拐骗,又是买藏刀又是买天珠,若是想DIY线路呢?旅行社相比自驾游没有太多的优势,可能在县城还是比较流行旅行社的,例如偶尔有朋友出行,都是走旅行社,至少在我看来是接受不了的,例如去个青岛,何必走旅行社?开上车就走了。

  

  他问,若是组织车队去呢?例如我在朋友圈发个广告,有车的出车,有人的出人。

  

  我说,不用到西宁,基本就分道了,大路虎跟小奥拓是玩不到一起的。

  

  他问,你们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吗?

  

  我说,没有,因为我们都是筛选过的,你没看,我们的车型都是一样的吗?说买丰田都同时买,说买猛禽也同时买,大家年龄差不多,收入差不多,学历差不多,偶尔混进一两个,玩不了几天也走了,要么觉得我们太LOW,要么觉得自己太LOW。

  

  他问,若是边走边拍抖音,会有效果吗?

  

  我说,在本地会增加一些粉丝,放到全国范围内,可能性极小,对咱而言进藏是不得了的事,放在全国范围,这压根不叫事,你去了才知道,每天有多少进藏的,浩浩荡荡。

  

  他说,这些日子总是闲着,怪难受的。

  

  我说,都一样,我也是。

  

  他说,陪老爷子住了一个月的院,憋屈的难受。

  

  我问,怎么了?

  

  他说,胃里长了个东西,割了。

  

  我问,严重不?

  

  他说,没事,就是气的。

  

  我问,被谁气的?

  

  他说,西环路上有个资本返现你知道不?就是存多少,过几个月给你多少。

  

  我说,知道,我看朋友圈有人在转发。

  

  他说,最初老爷子存了3千进去,结果半年拿回来了5千,越玩越上瘾,存了12万进去,结果拿不回来了,又怕让我们兄弟几个知道,喝酒闷自己。

  

  我说,你应该找到业务员,去把钱还给老爷子,演戏。

  

  他说,我是找了个同学,在XX局上班,让他装模作样的去给走流程,然后把钱给送过去的,说利息没要回来,只把本金给送回来,但是老爷子貌似不大信。

  

  我说,等我们老了,也有孙子们收割我们。

  

  他说,肯定的,这钱都是我姐给的,我姐每次回去都放钱,没想到放他们手里拿不住。

  

  我说,老人的逻辑很简单,总觉得人家不会跑。

  

  他说,就是。

  

  我说,我爹也买过类似的保险,还有电话回访之类的,让我无意听到的,我审问了半天,他支吾不承认,我一直觉得,我爹是比较睿智的,其实真进了城,也经受不住他们坑,说是送收音机,他们能去听四小时的课,结果也没送,偶尔我去他们家,发现有人参酒、菜刀、腰带,都是这些搞活动送的,我爹我娘的逻辑很简单,谁请他们吃过一顿饭,都记在本子上,所谓的请吃顿饭,无非就是点几个素材,人均不到10块钱……

  

  他问,叔叔的那个,最终怎么解决的?

  

  我说,我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初心是好的,就是想多赚点钱,能赚到很好,赚不到就当教训了,过了两年吧,我问他,他说早取出来了,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不追究了。

  

  他说,可不能这么想,真赔了,他们自己想不开。

  

  我说,相对而言,我赚钱是比较简单的,我也是定期给家人钱,给父母,给媳妇,每年给的也不少,我渐渐的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每个人都有理财的需求,而且找着找着,就找到骗子那里去了,几乎没有例外,因为他们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你担心什么,他们满足你什么,我前段时间发现了一个秘密,我媳妇把自己的存款托给别人理财了,几乎是她的全部家当,我怎么无意发现的呢?打印机有个云档案,我是找文章的时候,无意翻到的,很详细的托管合同,包括紧急联系人都不是写的我,写的她老家的亲戚。

  

  他说,你不抓紧给要回来。

  

  我说,既然她不想让我知道,我就必须要装不知道,她不是转移财产之类的,因为我就是最大的财产,而是她时刻都想证明自己,想多赚点钱,我联系起她那段时间听的课程,我推测,就是在抖音听课听的,然后托管给了主播。

  

  他问,难过不?

  

  我说,不难过,她为什么不跟我共享这些信息?因为她知道我肯定是拒绝的,我越管她,她越想偷着证明自己,但是,对我而言,那么可能会产生一丝裂痕,例如我不会再给她这么多钱了,至少会管控,不会跟过去那么任性,她想要钱我就给,她做这些也没有恶意,心是好的,就是想为这个家多赚点,大概率可能也不会出问题,只是有些冒险,在投资方面,我们俩完全是两个派系,我是绝对保守派,她是激进派,还有就是她觉得我在县城,那么肯定不如大城市的人更睿智,所以她做这些,我认为都是必然的。

  

  他说,咱的媳妇都差不多,我媳妇是参加了P2P,爆了,不过没多少钱,最初是4万块钱,后来滚到了7万多,派出所让去报案、登记,现在可好,一出门,一住酒店,接着就有人给我打电话,问你媳妇开房干什么去了?

  

  我说,进了WW系统,那个XX,你不一定认识,100多万,原本上次考察提拔,因为这个事,没通过。

  

  他说,女人的逻辑跟男人不一样。

  

  我说,最根本的问题是,钱不是她们赚的,她们不知道赚钱有多难,总觉得老公有的是本事,一伸手钱就来了。

  

  他说,优亿在线老师,去拉萨的事,只是闲聊,去也行,不去也行,毕竟现在需要勒紧腰带过日子,马虎不得。

  

  我问,你准备上什么项目?

  

  他说,我在医院陪护的日子,我突然有了一个疑问,护工需求缺口这么大,为什么没有一个像样的品牌呢?咱能不能做一家?如滴滴、美团一般,服务标准化。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没人做吗?

  

  他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此路不通。

  

  他问,不通的点在哪?

  

  我说,护工不同于保姆,不同于月嫂,护工是需要同负能量打交道的,病人情绪是低落的,工作又脏又臭,所以护工一定会打骂病人的,这是由工作的能量场决定的,但凡是有本事做其他工作的人,不会干护工。

  

  他问,若是统一培训呢?

  

  我说,没用!真正能把护工工作干好的人,是那些老好人,脾气特别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嘴,永远笑呵呵的,这样的护工又有个问题,就是很快就被人抢走了,永远不缺活,这样的护工是万里挑一,整个医院也就是能遇到一两个,别说病人之间相互介绍了,护士长都想占下。

  

  他问,打骂能否避免?

  

  我说,不能,你知道吗?身体有缺陷的人,心理有缺陷,生病的人,也可以归类于其中,会极端,会闹,疫情期间,医生不是跟病人关在一起嘛,解封后,有医生跟我讲,他终于理解了一些家属为什么会放弃病人了,非亲非故的,谁会惯着你?我拿你钱是不错,但是也不是你的出气筒,对不?

  

  他说,我总觉得这个市场特别大。

  

  我说,还有一点,凡是与医疗相关的业务,目前全是垄断的,而且是看不见的手,包括救护车、殡葬、陪护……外人,是不可能进入的。

  

  他问,全国范围有没有做的比较好的?

  

  我说,陪护类做的比较好的,多是公益性的,例如临终关怀,公益性的可以理解为有信仰的一群人,他们是真的不怕脏不怕累,人跟动物一样,长时间不洗澡也是又骚又臭的,比狗都臭,一般人闻不了。家政类的,有做的比较好的,例如有基督教徒群体组建的家政团队,口碑特别好,是一群有爱的人,而且能在大城市把家政做好的人,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甚至擦完钢琴能弹一曲的,后来想把家政业务做大,也存在一系列的问题,例如找不到这么多信基督而愿意干家政的大嫂,那么怎么办?就改为小组模式,组长是信基督的,下面的人则是从四川、湖北来的大嫂,结果,问题就来了,服务不用心,动不动就单飞……

  

  他说,这么大的空白市场,没人做,真是可惜了。

  

  我说,现在这块市场的主力军,是智能化陪护,包括但是不限于穿戴,市场需要的是好护工,好护工是不会给你打工的,另外市场处于垄断状态,不允许外来团队入侵,不是只有你看到了这个市场,大家都看到了,而是的确行不通,若是你的确想做这个市场,你先去当一个月的护工,你就什么都懂了。

  

  他问,你陪过床吗?

  

  我说,我陪过,也被陪过,我自己看我自己的伤口,那无所谓,若是别人看呢?就觉得恶心,害怕,我不知道你见过骨折的病号没?那螺丝都是穿肉而过,还有切气管的、肚子上装便兜的……

  

  他问,那么这个市场最终会走向何处?

  

  我说,智能化会占领半壁江山,另外半壁江山会被康复医院占领,康复医院为什么越来越火,例如父亲得了脑血栓,咱没有时间天天陪着他,把他送康复医院吧,有玩伴,有医生,一直到哪天医生给我打电话,说不行了,然后去接回来,入土为安,基本一住就是余生。大陆这边去香港做公益,送月饼,那些老人没有家,每个人就在一个卡座里,这个卡座坐起来就是一张椅子,躺下就是一张床,跟网吧似的,密密麻麻,所有人都在干同一件事,等死,能进这个卡座的还算有钱人,一般人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未来的康复医院。

  

  不能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而是,我觉得要做点自己擅长的事。

  

  哪那么多空白市场?

  

  所以,我给的建议是NO。

  

  至于你自己非要去试试,那就去试。

  

  每个行业都有机会,机会也都无限大,不取决于这个市场本身,而取决于你是谁,以什么方式进入。

  

  开拓是比较难的。

  

  模仿就相对容易。

  

  我每天路过网红店,快递每天都堆成山。

  

  当时,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

  

  这就是最好的老师,可是无数人,视而不见。

  

  是真的看不见。

  

  昨天,店老板到我店里玩耍,送了我一对石狮子,是她看我写了道士说我房子风水不好,于是送对狮子压压惊。

  

  狮子不大。

  

  淘宝买的?

  

  能值200块钱。

  

  但是,有心,也很好。

  

  我给她讲了个故事,从这里往银川走,会路过两个县,一个叫绥德,一个叫米脂,紧挨着,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米脂婆姨绥德汉,貂蝉就是米脂的,吕布是绥德的。

  

  我们每次路过都会特意下高速。

  

  米脂有个羊肉泡馍特别好吃。

  

  米脂有点类似五莲,产石材,尤其是产石狮子。

  

  有个老艺人,雕了一辈子的狮子。

  

  有人就请他去西安动物园看一次真狮子,老艺人端详了半天后,说了一句:这不是狮子!

  

  这是我看贾平凹老师写的一篇小文,具体什么名字我忘记了。

  

  你看这狮子,一对。

  

  一公一母。

  

  实际上呢,这俩都是公的。

  

  留披肩发的都是公的,母狮子的头有点像狗头,石狮子都是外来文化,因为中国没有狮子,早期传到中国的时候,都是公的,因为公的威猛,中国讲究阴阳平衡,那么必须给配上母的,又没见过母的怎么办?照着葫芦画瓢,怎么区分公与母呢?一般采取方位配,左雄右雌,或根据烫没烫发区分,烫发的是公的,拉直板的是母的,后来又变了,母的后面背个小狮子。

  

  她问,你咋知道的?

  

  我说,我大学是学美术鉴赏的。

  

  闲聊了一会。

  

  我问,现在一天能出多少单?

  

  她说,不一定,一到两千单。

  

  我问,单价贵不?

  

  她说,30元以内。(一件T恤多数定价29元包邮)

  

  我问,有利润吗?

  

  她说,10元左右。

  

  我问,推广成本呢?

  

  她说,我们现在做的模式,基本没有推广成本,就是做爆品,有了爆品会自动产生口碑,有的一次要几十件。

  

  我问,需要网红推吗?

  

  她说,我们现在也很少跟网红合作了,我现在就两个主播,一个是我侄女,一个是我表嫂,之前也没玩过直播,就是介绍衣服,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

  

  她拿手机给我看了几段视频。

  

  的确,俩主播都是很普通的人。

  

  我觉得,这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商,我一直以为只有网红才可以直播带货。

  

  原来普通人也可以。

  

  而且带的如此夸张。

  

  我还特意发了个截图到朋友圈……

  

  我问,一天能有2万元利润吗?

  

  她说,1万是比较稳定的。

  

  我问,这个模式是否可以复制?

  

  她说,已经在复制了,这个模式取决于衣服,就是你也说不准哪一款就突然爆了,你看好的未必爆,你不喜欢的可能就爆了。

  

  她什么都愿意跟我分享。

  

  待她走后。

  

  我又捋了一遍。

  

  我觉得我理解了她说的模式,就是有人在直播间看,然后两个主播在介绍衣服,但是核心问题没说明,就是为什么有人会来看?谁带来的流量?

  

  是过去她跟网红们合作积累下的流量?

  

  还是他们掌握了新的推广渠道?

  

  这才是她的核心竞争力。

  

  她没多说,咱也没多问。

  

  我发了朋友圈后,本地一个宝妈联系我,她想跟她学习,这个宝妈年龄也不小了,跟我差不多,她突然有这个意识,还是让我蛮惊讶的,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她只是个家庭妇女,在家看孩子。

  

  我说,你做不了吧?

  

  她说,我很擅长干销售,我也喜欢,只是不知道货源从哪拿。

  

  我问,你不怕面对镜头?

  

  她说,她家的直播我看过多次,若是我去,会弄的更好。

  

  我说,这么自信?

  

  她说,我特别适合做销售。

  

  我问,你做过什么销售?

  

  她说,卖房子。

  

  我问,一年能赚多少钱?

  

  她说,100多万吧。

  

  我问,那这么好,为什么不干了?

  

  她说,地产不景气,还有就是我生了二胎,一直在家。

  

  我问,若是让你再干地产销售,还能做到这个业绩吗?

  

  她说,肯定没问题,但是我更看好新兴产业,毕竟房子只能卖给本地人,而直播可以卖给全国。

  

  我把跟她的对话截图发到了骑友群上。

  

  炸了锅。

  

  主要基调就是:绝对不可能靠卖房子赚到100万,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售楼员能赚这么多……

  

  根源是什么?

  

  大家觉得100万,好大。

  

  你的好大,可能就是别人眼里的好小。

  

  她让我给她个建议。

  

  我说,你直接、大胆的去拜访,去学习,只要有心,心诚,没人拒绝你。

  

  她问,10万学费够不?

  

  我说,在于你自己,其实一接触,你们彼此就会立刻有了一个判断,她会判断你合适不合适,你会判断这个业务是否适合你。

  

  还是那句话。

  

  赚钱并不难,前提是,你想。

  

  并且,你知道谁能教你。

  

  你愿意拜师。

  

  多赚点钱没坏处,经济独立可以带来很多很多的好处,可以说,经济独立就是一个人独立的必要条件,贫穷,往往会夺取一个人的尊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推荐信誉
    主管QQ:1758022965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卓创资讯坚持中立第三方立场,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专业提供大宗商品行情、分析、数据以及咨询会展等服务,专注产品领域涵盖能源、化工、农业、金属等大宗商品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