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创资讯|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

光绪皇帝容貌成谜,教科书里的大头照已删

说一说光绪皇帝的容貌问题。

在使用至2016年的旧人教版初中八年级(上册)历史教材中,收有一张大头像,号称是光绪皇帝。如下图所示:

图:旧教材中的“光绪帝”照片

这张大头像流传极广。在中文网络上,几乎已成了光绪皇帝的“标准照”。不过,最新版的统编本初中历史教材,已经将这张照片删除了。删除的原因是:这张大头像来历可疑,缺乏足够的证据来说明他就是光绪皇帝。

图:新教材删去光绪像,增入了一张严复的照片

造成光绪容貌失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故宫没有光绪的照片留存下来

1990年,故宫出版《故宫旧藏人物照片集》;1994年,故宫又出版《故宫珍藏人物照片荟萃》,收录有故宫博物院所藏慈禧、奕譞、奕訢、载沣、光绪帝后妃、溥仪、婉容、文绣、太监宫女、八国联军乃至入宫表演的戏剧人物的诸多照片,其中唯独没有光绪的照片。

据这两本书披露,“在紫禁城内,直到光绪二十九年(1903),才由年已69岁的慈禧太后开始用照相机拍摄个人照片”,“这些照片及底片,在1924年11月5日溥仪迁出故宫后,全部由故宫博物院集中保存下来”。

对于故宫内无光绪照片传世这件事,书中给出了一种解释:

“再查查晚清大事,她(慈禧)热衷于为自己拍照、树立个人威仪之时,正是……倡导变法的光绪皇帝一直被她长期软禁于瀛台之际。这又不难使我们理解:何以故宫旧藏慈禧照片如此之多,而光绪皇帝的照片一张也没有!”

图:慈禧像

这种解释,可以在德龄的《清宫禁二年记》(相比她后来所写的那些迎合市场猎奇趣味的回忆录,《清宫禁二年记》要朴实、可信许多)中得到佐证。德龄喜好摄影,为慈禧做御前女官时,曾在宫中摆弄过摄影仪器。据德龄回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与光绪皇帝谈及外国画师为慈禧绘制油画一事。光绪流露出一种也想绘一幅油画像的情绪,却又自觉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慈禧不会同意。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样一段对话:

德龄:你真想给自己画一张油画?(果否欲画一像?)光绪:这问题我不太好回答。其实我究竟应不应该画,你是知道答案的。我看太后拍了很多肖像照片,连太监们都拍了。(欲吾答此,殊属为难。惟吾究应绘与否,尔知之稔矣。吾见太后摄肖像甚多,下至太监辈亦有之。)德龄:我拿个小型摄影机过来给你拍照,你愿意吗?(果以小摄影器来,为摄影,究愿之否?)光绪:你也会摄影吗?如果能保证没危险,等有机会了可以试一下。你不要忘了这个事。不过,一定要小心谨慎。(尔亦能摄影否?苟此举而不危险,俟有机遇,试为之可也。尔必毋忘。但行此必审慎耳。)

显然,在慈禧的严密控制下,光绪是没有拍照自由的。慈禧禁止光绪拍照,用意也是显而易见:

(1)慈禧为了改善自己的政治形象,找了洋画师来做油画像、找了洋人来拍肖像照,然后将油画和照片赠送给外国政要。她当然不会希望光绪皇帝也如法炮制,通过拍照绘像这种活动,来重塑他的政治存在感。

(2)自戊戌年后,慈禧一直致力于对外营造一种光绪皇帝身体状况极其糟糕的印象。她绝不会希望光绪真实的身体状况,通过照片流传的形式,引起朝野乃至各国使节的揣测与议论。

于是,就造成了紫禁城内存有许多慈禧照片、却无一张光绪照片的诡异状况。

图:德龄(右三)与慈禧等人合影

不但光绪没有拍照自由,他喜爱的珍妃(死于1900年8月)也没有留下可信的历史照片。与光绪可疑的大头像类似,坊间流传甚广的“珍妃像”(下图),也是一张高度存疑的照片。该照片虽然存于故宫,且被收录进了故宫出版的《故宫珍藏人物照片荟萃》,但照片本身没有原始标注,底片上的“贞贵妃肖像”五个字,是后人用旧底片复制时加上去的。

对这张号称“珍妃”的可疑照片,有学者考据认为,照片中女子所留发型源于青楼,绝无可能是宫中嫔妃的装扮

“额前有极短一行刘海的发型称作“满天星”,是1900年代才从青楼中传出的一种时髦发型。……旗籍贵族女性没有留刘海的习惯,特别是在婚后,头发会经过中分或偏分,梳起来,不会剪短额前的头发。全民都有刘海是五四运动之后才流行起来的。因此,这张流传甚广的珍妃像,很可能是拍摄于1910年代的汉族姑娘。”

图:存疑的“珍妃像”

那张号称光绪的可疑大头像,究竟出自何人之手、拍摄于何时何地,目前均无从查考。它被当成光绪皇帝,至晚始于1920年代。下面这两张报纸截图,一张来自1920年的《时报图画周刊》,另一张来自1925年的《环球画报》。两家媒体以大头照为光绪,但都没有提供照片的任何来源信息。

《时报图画周刊》1920年第3期

图:《环球画报》1925年第5期

与这张可疑大头照有关的,还有另一张近代史上著名的伪照——光绪、康有为、梁启超的“三人合影”(见下图)。这张伪照里的所谓光绪,与可疑大头照里的所谓光绪,显然是同一人。

这张伪照首次面世,是在1936年4月11日,由《北晨画刊》以《四十年前之摄影技术》为题在首页刊出。照片说明中写道:

“彼时摄影术初传入我国,其技巧已颇可观。图中三人,中为逊清光绪帝,左康有为,右梁启超,当时君臣相得情形,于此像可见一斑矣。刘宝山赠刊。”

之所以说这是一张伪照,是因为考之史料,梁启超并未受过光绪皇帝的直接接见,他不可能有机会与光绪合影。至于这张伪照是何人所造,就不得而知了。该照片公开刊出时,康有为、梁启超均已去世。既有可能是康梁伪造了照片作为政治活动的资本,也有可能是其他人伪造了照片卖给藏家牟利。

有学者认为,光绪虽然丧失了“拍照自由”,但也曾因极偶然的机会,留下了一张看不见面容的身影照。也就是下面这张照片的红圈中之人。据吴永的《庚子西狩丛谈》和美国作家立德夫人《我的北京花园》的记述,时为1902年1月,光绪随慈禧结束逃亡返回京城,在正阳门下轿时,被城墙上围观的外国人拍了下来。当年的法文报纸刊登这张照片时,用的标题是“光绪皇帝生前的瞬间快照”。

图:光绪身影照

除此之外,从民国报刊中,也还能找到一张看不清面容的光绪照片。下面这两张图片,一张取自1925年的《环球画报》,题为“庚子拳乱议和各国公使覲見光绪帝摄影”。一张取自1935年的《绸缪月刊》,照片说明是:“上图为逊清光绪引见各国公使之仪式,与现代共和国家礼节绝对不同。此为佛山李氏所藏,颇有历史价值”。

这两张图片,显然出自同一张照片。光绪皇帝虽然失去了“拍照自由”,但慈禧无法阻止外国使节带着摄影师进入皇宫——早在1898年,德国亨利亲王来华觐见光绪时,已被许可由随从人员带着摄像设备入宫。于是得以留下了这样一张照片。遗憾的是,照片中的光绪,仍看不清面目。

图:《环球画报》1925年第1期

图:出自《绸缪月刊》1935年第2卷第3期

1903年,由外国传教士创办的、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万国公报》,也曾刊登过一张题为“中国今上光绪皇帝”的照片(见下图),但报纸没有提供任何照片说明。此时,光绪皇帝尚在人世;慈禧太后也正在兴致勃勃地扮成观音,与太监宫女们留影。考虑到《万国公报》由林乐知主编,李提摩太、丁韪良等游走于清廷高层者也会参与编撰,且该报的用户上抵李鸿章、张之洞等朝廷重臣,似不至于随便以来历不明的相片充当光绪。

图:取自《万国公报》1903年第178期25页

可供与之对照的,是下面这张图片。该图片载于故宫博物院官网,题为《清德宗光绪皇帝爱新觉罗·载湉像》——清代帝王有留下肖像画的传统,自康雍乾时代起,宫廷绘画还采用了西洋写实画法。这使得今人能够通过这些肖像画,了解到清代帝王的一些基本的面部特征。可以看到,这一照一图的面部轮廓,确有诸多相似之处,但照片是不是光绪,仍须更多证据。(完)

图:故宫博物院官网所载光绪传世画像

参考资料

①人教版《中国历史》(八年级上册),2001年审定,第34页。

②统编本《中国历史》(八年级上册),2017年7月第1版,第28~31页。

③刘北汜、李毅华主编,《故宫旧藏人物照片集》,紫禁城出版社,1990,前言。

④刘北汜,《珍妃像》,收录于:《故宫新语》,上海文化出版社,1984,第137页。

⑤徐家宁,《光绪珍妃传世照片多为误认?》,北京日报2017年4月11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推荐信誉
    主管QQ:1758022965

Powered By  Theme By 大学生创业网

卓创资讯坚持中立第三方立场,游戏资讯,wind资讯,互联网资讯,专业提供大宗商品行情、分析、数据以及咨询会展等服务,专注产品领域涵盖能源、化工、农业、金属等大宗商品行业。